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! 手机版

当前位置: 首页> 资讯频道>

兵中绝将全文TXT免费下载

兵中绝将全文TXT免费下载

发表时间:2020/12/06 来源:久久小说网
  • 兵中绝将

    完本

    有恩,砸锅卖铁还你;有仇,拆房卖地揍你。十年后,一代兵中绝将秦牧重返都市,快意恩仇!

:蛇蝎人心!

秦牧没坐自己的车,毕竟坐着军车去医院太张扬了。

所以他让武穆去停车,自己坐着夏远的车出发。

“秦牧,你真有把握吗?”

冷静下来仔细思考后,夏远还是问出口。

毕竟治病这是个重事,不能玩笑。

“你先描述一下病症。”秦牧道。

“我爸大概是一个月前病的,不过在一个月之前,他就经常和我说做事有些力不从心,经常走着走着就喘气,还有好几次差点就无故摔倒了。”

“但是去医院检查,又没什么大事,医生就说缺了点营养。”

“自病倒后,我爸的身体就每况日下,器官衰竭的速度非常快,怎么都止不住。原本一百八十多斤的人,现在瘦得就快一百斤不到了。”

说着,夏远的语气就越发苦涩。

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方巾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。

只是这个动作落入秦牧眼中,却不简单。

“你最近是不是精神不足,经常失眠,而且经常冒冷汗?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夏远惊道。

这些情况他前不久就出现了,但他因为在愁老爷子病的事情,以为是正常情况,所以就没当回事。

秦牧一把抓起夏远的手,四指摁住夏远的筋脉。

“不止,你还有气血紊乱,阳气亏虚。”

夏远不是那种荒淫无度的富二代,相反,他很注重个人言行。

所以这种症状,可谓是一反常态。

“再过两个月,你也会和你爸一样,一病不起。”

“我,我这是怎么了?”夏远被秦牧唬的一愣一愣。

“这恐怕不是病。”

秦牧没有接着往下说,给夏远陷入了沉思。

以夏远的聪明才智,此刻怕是也察觉到了端倪。

……

等到医院,两人快速下车。

夏远给老爷子包下了特级病房,更是花大价钱,让江城附近所有有名的医生汇聚于此,时刻监控老爷子的病况。

路过病房外的玻璃窗时,秦牧向病床上躺着的中年人看去。

果然如夏远所说,老爷子此时嘴唇发紫,面无血色,瘦得几乎只剩下个骨架子,已经生机无几。

任哪一个医生过来,都只会说病入膏肓,无药可医。

夏远停住脚步,看见老爷子的病比上一次见面更严重。他隔着玻璃窗,仿佛隔着生死两岸,许久之后,才哽咽着出声。

“我爸可能真熬不过去了,兄弟,这件事千万不要告诉我妈。”

“我妈本来身体也不好,如果她知道我爸要走了,肯定会撑不住的。”

秦牧点头,他尊重夏远的选择。

做了无菌处理后,秦牧两人推开病房的门。

守在病床外的一个憔悴的妇人见夏远,连忙起身走过来。

这是夏远的母亲,韩雪萍。

“儿子,你老实告诉我,青海他是不是快要走了?”韩雪萍泣声道。

“没有的事,老爸他福人多寿,命还长着呢!”夏远熟练地掩饰着,但其实心里也没数。

“你不要骗我了,李神医刚才告诉我了,青海他只有不到半天的命了。儿啊,要是青海走了,我也没什么活头了。”

说着,韩雪萍就嚎啕大哭起来,夏远只能抱住自己母亲,满口安慰。

但他此时心中却满是怒火。

他明明千叮咛万嘱咐自己大姐,让她告诉李神医,不要将父亲的病况告知韩雪萍。

可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?!

很快,韩雪萍口中的李神医走了出来,好似很无奈道:“夏公子,实在是对不住。”

“不是我不隐瞒,而是作为一个医生,我必须要对病人,和病人的家属负责,您母亲有权利知道病情。”

“你懂个屁!”一向温文尔雅的夏远,被气得连连咬牙,出乎寻常地骂出了口。

要不是自己母亲在这,他绝对会动手打李神医一顿。

“弟啊,你也不要怪李神医,咱爸确实命不久矣,这件事妈是知道的越早越好,你说是不。”

从李神医的背后,一个女人踏着高跟鞋走了过来。

不用多想,这女人应该就是夏远口中的大姐,夏萱。

“你!”夏远不明白夏萱的意思。

他和夏萱从小就是对头,做什么事都是水火不容。

夏远本以为,在父亲病重这件事上,姐弟好歹能团结一次,认真对待。

却没想夏萱竟然是这个消极态度。

“可以把那些医生都撤了,没必要浪费这个钱,咱爸在这个高级病房,算上那些药和护理,一天都得浪费好几十万呢。”

“这些不是钱啊?”

说着,夏萱就拿出手机,开始拨通电话。

“不行!”夏远当即否决。

“什么不行?咱爸病倒了,家里我最大!我说了算,都给我撤了!”

夏萱推开夏远,对着手机里下令。

马上,原本守在夏远父亲身边的医生和护工,全都开始收拾东西撤离。

连插在夏青海身上,用以续命的针管,也被一根根拔掉。

“操!”

夏远口中怒骂一句,猛地一踏步走上前,抢过夏萱手里的手机,狠狠往地上一砸,砸成个稀巴烂。

“谁敢走,老子剁了他!”

“无论如何,我决不放弃我爸!”夏远眼睛充血,立誓道。

这等男人肩负,非常人能出。

一时间,无人敢动,无人敢驳话。

“夏远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半晌后,夏萱才冷脸道。

“李神医都说了,咱爸已经没救了,而且所有医生都是这个意思,你在这执着个什么劲?”

“你在这凶我算什么男人?有本事,你倒是去救咱爸啊!”

夏萱双手抱胸,无情地嘲讽着夏远。

“真巧,我还真有一位朋友,或许能救!”

夏远此话一出,夏萱才注意到站在夏远身后,这个一言不发的青年。

“就他?我看你想救人想疯了吧!随便在街边找个人就往病房里带?”

“李神医行医二十年,名誉三城,你这朋友算什么东西,也来学人救人?”夏萱对于秦牧,一脸不屑道。

“我能不能救,试过就知道了。”

秦牧懒得管夏萱,踏步往病床走去。

但还没走出两步,李神医就神色慌张地冲过来,一把拦住秦牧。

“你要干什么!你有行医证明吗?没有就滚边去!”

“李神医,这是我朋友,我相信他能救我父亲,请你让开!”夏远喝声道。

“那,那也不行!”李神医硬着脖子,就是不让路。

秦牧眼眸微动,看向这李神医,冷道。

“你是在拖时间吗?”

秦牧这一言道破,整个病房都寂静了下来。

静得能听到仪器跳动的声音。

而就在下一瞬间,一个刺耳的惊鸣声传来,贯彻整个病房。

链接着夏青海的心跳线,停跳了。

“爸!”夏远双眼瞪大,嘶声大叫。

“这老东西终于死了!”夏萱脸上露出阴险的神色,暗自喃喃道。

但这声音,却是被秦牧和靠近的夏远给听见了。

“你这个恶毒的女人!!”

“我的好弟弟,你在说什么呢?”夏萱装傻道。

“生老病死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,咱爸已经死了,棺材我前段时间已经定好了,殡葬公司那边我也联系好了,他们随时就能过来。”

“当务之急,是要赶紧筹备,给咱爸办个葬礼,给他风光大葬了才是。”

听到这里,夏远终于是明白了。

夏萱这是惦记着夏青海的财产啊!

自己父亲一死,以母亲脆弱的内心,肯定也会寻短见,到时候遗产就顺位全都给到她夏萱头上。

以她的手段,父亲的这份家产,绝对会全部独吞,自己别想分到一分钱。

好一个蛇蝎女人!

好一个杀人不留行啊!

李神医此时则悄然渡步到韩雪萍身边,连连叹息,安慰道:“我们都尽力了,夫人请节哀,相信夏老爷在天之灵,也不会怪你的。”

这句话更是一条点燃炸弹的导火索,韩雪萍的内心彻底崩溃,弯着身子,往墙壁寻死撞去!

“青海,我来陪你了!”

夏远见状,脸色徒变,想要拦住母亲,但事发突然,两人还有一段距离,根本来不及了!

而靠近母亲的夏萱和李神医,此刻脸上却露出阴谋得逞的狞笑,几乎要按耐不住,笑声出来。

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,所有人的脸色都为之一僵。

一个身影如风般冲过,撞开夏萱和李神医,抢在悲剧发生之前,一手抱住了想要自杀的韩雪萍。

“伯母你别急,伯父还没死!”

“我能救!”

阅读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