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! 手机版

当前位置: 首页> 资讯频道>

心似秋雨怜花瘦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

心似秋雨怜花瘦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

发表时间:2021/03/23 来源:久久小说网
  • 心似秋雨怜花瘦

    已完结

    舒喻前半辈子基本靠忍,忍婆婆,忍前夫,忍闺蜜。 后半辈子基本靠被宠。霸道总裁花样宠,黑天白夜不重样。 前夫和闺蜜联合将她推下楼,被某一手遮天的大人物救活后丢失了十年记忆。她发誓不当包子,谁让她不痛快,她就加倍让谁不痛快。

他手上用力,林娆的手腕瞬间青紫,“小三上位?”

林娆最讨厌听到小三这个词。

她恶狠狠地瞪着萧释,“你快放开我,不然我报警了。”

“报警?”萧释轻蔑一笑。

他冷冷地看着陈显丞,语气冰冷得如从地狱中传来的。

“喂,你的小三弄坏了我的东西,如果她不赔罪的话,我不介意也弄坏她。”

陈显丞看了看舒喻,又看了看林娆。

“先生你别无理取闹了。这是我们的家事,舒喻那女人是活该的……”

“啊!”

陈显丞的话还没说完,萧释的拳头突然落在他的腹部。

肋骨在瞬间断裂了好几根。

他吐出好几口鲜血,不敢置信地看着萧释。

“你……你你知道我是谁吗?敢打我,我让你赔个倾家荡产……”

“她是我的东西,不经过我的允许,你若再敢称呼她的名字,下一次,我就打折你的腿。”萧释的语气里中带着危险的气息。

他将陈显丞推到一边。

居高临下地看着林娆,“跪下!”

“不要让我说第三遍。”

林娆惊恐地看了看陈显丞。

手腕几乎要断了。

陈显丞疼得额头上只冒冷汗,显然也顾不上她这边。

迫于萧释的压力。

她慢慢吞吞地跪下来。

“对着她磕三个响头。”萧释指着接近昏迷的舒喻,“如果没出血,那就磕三十个。”

“三十个还是没出血,那就磕三百个。”

林娆瞪大眼睛。

“我可没什么耐心。”萧释一脚将身后的台子踹飞。

那台子是水泥浇筑的,坚硬无比。

“如果你做不到,我不介意帮你。”

林娆被吓懵了。

她用力在地上磕头,直到地上沾满了鲜血才停下来。

围观的人越来越多。

拍照录像的人不在少数。

萧释冷冷地扫视了一眼周围。

拖起浑身是血的舒喻,那股子血腥味道传来,他微微皱眉。

鲜血味道,果然很难闻。

他转头,盯着陈显丞和林娆,“你,刚才说了报警?”

“她从窗户上坠落,砸坏了我的车子。人虽然被救回来了,但杀人未遂的罪,你应该知道后果吧。你说,我是不是该报警呢?”

说完,他冷笑着,抱着舒喻扬长而去。

陈显丞狠狠地攥着拳头,白着一张脸,“你,就是让她怀孕的那个男人?”

“你就是那个她一直念念不忘的男人?”

萧释挑了挑眉,不太明白陈显丞的意思。

若不是这女人砸坏了那个人留给他的车,他才懒得管。

不过,他性格很恶劣,也乐得火上浇油什么的。

于是点点头,“没错,是我。”

“从现在开始,她是我的东西,你若是胆敢碰她一根手指,我就断你一条腿。”

说完,他很满意地抱着舒喻离开。

此时,在楼上,叶容源从窗子里看到了楼下发生的一切。

他无奈地摇摇头,“才刚刚缝合好的伤口又裂开了,这下可麻烦了。”

萧寂正说着,瞧见萧释跟舒喻进了电梯。

便跳到窗子上,然后纵身一跳,稳稳地跳到一棵树上。

从树上跳下来,三两步,来到众人围绕的地方。

他向着看热闹八卦的众人招了招手。

“哟,你们好,打扰到你们八卦了。”

“我劝你们……”萧寂眯着眼睛笑着,人畜无害的样子,“录制的视频,拍摄的照片,现在就删除掉。”

“如果你们不删除,上传到什么社交网络上,后果自负哦亲。”

他挑着丹凤眼,明明很年轻,明明在笑着,却给人一种极度可怕的感觉。

围观的人打了个冷颤,叽叽喳喳地离开。

两个黑衣墨镜的高大男子过来,面无表情地清理着地上的血迹。

萧寂笑嘻嘻地盯着陈显丞,“呐,我劝你,现在赶紧逃,逃得越远越好。”

“最好找个大山深处的藏起来,永远不要出来。”

陈显丞紧紧地皱着眉头,显然没把少年的话放在心上。

开什么玩笑!

他在本市也是赫赫有名的律师,从来都没有过败绩。

排队找他打官司的人能排十几条街。

怎么可能被一个毛头小子给恐吓到。

“今天这件事,我一定会起诉你们的。”陈显丞攥着手,拨通了助理的电话。

萧寂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“随便你。”

他说完,双手交叉放在脑后,一边哼着口哨一边离开。

……

舒喻在发高烧。

伤口裂开,疼痛欲裂。

原本就身体虚弱的她,几乎游离在死亡边缘。

萧释看着她,感觉到她身上灼烧烫人的温度,好看的眉头紧紧皱起。

“我的车还没修好,你要是出事,我就让你生不如死!”

舒喻迷迷糊糊的,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。

脑海中,只回响着一句,生不如死。

她抓住靠近额头的手,抽了两口气,像是在呓语一般,“前半辈子,我也生不如死。”

听到这句话,萧释微微一愣。

莫名的,心揪的慌。

“因为那个男人?”

“嗯。”

“没出息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依附男人的女人,多半都没什么好下场的。”萧释说到这句话的时候,像是想起了什么。

印象中,那个人似乎也曾经这么虚弱地躺在他怀里。

心如死灰,仿佛一个不注意就会离去。

他沉默了几秒钟,一脚踢开门。

看到叶容源正坐在椅子上,径自将舒喻放在床上。

“她快死了,必须救活她。”萧释的言语里,带着毋庸置疑的霸气。

叶容源推了推眼镜,“好,好,大少爷啊,这姑娘身子弱到无法想象,你再这么任性下去,就算是我,也救不活了。”

他说着,手搭在舒喻的手臂上,脸色微变。

“不好。”

“她……心跳停止了。”

“奇怪啊,只是流产和头部有轻微的震荡而已,怎么会这样?”叶容源的脸色微微变化。

不会有错,她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。

那张苍白的脸变成死灰色。

她现在分明已经死了。

“萧释,你对她做过什么?”叶容源的语气很不好。

“一个好好的人,怎么说断气就断气了?”

萧释愣了愣,“只是让她给我的车道个歉而已。”

“这女人要死?”

叶容源点点头。

不是要死,而是已经失去心跳了。

“我不准她死。”萧释的声音冰冷。

这女人,将他的车砸成那样。

怎么能让她如此轻易解脱?

而且,想起她跟那个人一样心如死灰,失去光彩的眼神,他的心便揪得生疼。

“用那个。”他说。

阅读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