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! 手机版

当前位置: 首页> 资讯频道>

心似秋雨怜花瘦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

心似秋雨怜花瘦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

发表时间:2021/03/23 来源:久久小说网
  • 心似秋雨怜花瘦

    已完结

    舒喻前半辈子基本靠忍,忍婆婆,忍前夫,忍闺蜜。 后半辈子基本靠被宠。霸道总裁花样宠,黑天白夜不重样。 前夫和闺蜜联合将她推下楼,被某一手遮天的大人物救活后丢失了十年记忆。她发誓不当包子,谁让她不痛快,她就加倍让谁不痛快。

舒喻的话还没说完,萧释微微瞪大了眼睛。

他拉开门,胸口起伏得有些厉害。

“叶容源说,我的基因跟那孩子的基因?”

舒喻点点头,默默地想着,像萧释这么冷酷的美男子,原来也会有喜欢的人和孩子什么的。

咦?为什么想到他可能会有爱人的时候,心里有股闷闷的感觉。

莫名地有些烦躁。

“外面天凉,喝酒的时候记得多穿点。”她将衣服披在他身上,“走好。”

“……”和预料的不一样,萧释有些惊讶。

他就那么定定地看着舒喻。

半响,“叶容源应该告诉过你,不让我出去喝酒吧。”

舒喻点点头,“没错。”

“你……”萧释皱着眉头,“不阻止我?”

“不阻止啊。”她摸了摸脖子上的勒痕,开什么玩笑。

别人的男人,她为什么要管?

有什么立场?

又有什么资格?

更何况,她刚才还差点死在他手里。

“跟我走。”萧释就那么盯着她看了好久。

冰山一般的俊脸上有些许松动。

“去哪?”

“……”萧释没有说话。

下了楼,带她来到超市。

超市里各种各样的新鲜食材,萧释漫无目的拿了很多。

舒喻在一旁跟着,越发觉得画面不太对劲。

这男人不是要喝酒吗?来超市买这些生鲜食材做什么?

难道是因为刚才喝了她做的汤,所以喝出了妈妈的味道,所以上瘾了?

这不可能。她做饭有几斤几两,自己可是清楚得很。顶多算是可以下咽而已。

实在搞不懂这位冰山先生到底在想什么。

不过,算了,反正现在吃他的,住他的,管他呢。

萧释买了很多生鲜放在购物车里,舒喻推着车子,他走在一旁。

两个人肩并肩,有点像情侣,又有点像老夫老妻。

只是萧释一直冷着个脸,破坏了氛围。

结账的队伍有些长。

舒喻和萧释站在队伍里排队的时候,因为萧释那张万年冰山脸,又因为长得极美,身材极好,吸引了不少目光。

“呀,这不是舒喻吗?”一个穿着黑色蕾丝裙子,稍微有些胖的中年大姐凑过来。

她怀疑地看了看舒喻身边的萧释。

“可真巧啊,竟然能在这碰见你。”

“听说你嫁给了陈显丞,你们可真是郎才女貌啊,咱们同学都可羡慕了。”

舒喻嘴角抽搐了一下。

这中年大姐是谁啊?

印象里,她可不认识这号人。

而且,这股子令人非常不爽的酸气又是怎么回事?

“那个……”舒喻轻轻笑了笑,“不好意思啊,我最近受了点伤,摔到了脑子,有些事情不记得了。”

“所以,请问您是……”

“哟,攀上枝头就不认识我们了。”胖大姐的声音尖了起来,“咱们宿舍里可就你嫁得好。”

她的声音中带着鄙夷。

“你嫁得好,也不能忘了咱们的姐妹情啊。”

舒喻对这胖女人没什么好感。

也正好,排队结账到他们了。

她紧走了两步,从购物车里往外拿东西,不再搭理那胖女人。

萧释结了账,两个人推着购物车离开。

隐约听到那胖女人狠狠地啐了一口,然后语气有些恶毒。

“好歹也是同一个宿舍出来的,要看不起人也得有个限度啊。”

“哼,不过是靠着长得好看了点将陈显丞迷成那样。狗改不了吃屎,竟然还包养小鲜肉了,呸。”

胖女人这些话一字不差地落入到舒喻的耳朵里。

舒喻挑了挑眉。

最终也没说出什么来。

“你不生气?”萧释嘴角浮起一个玩味的笑。

“我又不认识她,干嘛要生气?”舒喻看了他一眼,轻笑,“刚才,她可是在说,我……包养了你。”

“小鲜肉……”

出奇地,萧释没有生气,那张冷脸也没有什么变化。

“你……”他低下头,居高临下。

就那么淡淡地看了舒喻半天,高冷的脸上浮起一丝莫名的笑意。

“我很好养……”

他的声音非常非常小。

小的根本听不清说了些什么。

舒喻抬起头,微微瞪大了些眼睛,“你刚才说了些什么?”

“没什么。”萧释将买好的东西打包,交给超市送货员。

“刚才那女人,似乎知道你的过去。”他淡淡地说。

“问她,岂不是更直接?”

舒喻顿了顿。

对哦。

碰见熟人,听那胖女人似乎嘟囔着,她们从前是一个宿舍什么的。

既然是一个宿舍的,想必对她的过去比较了解吧。

舒喻觉得萧释的点子很棒。

只不过……

她蹙着眉头,抬眼看向冷得更冰块一般的男人。

“你,似乎对我的过去很感兴趣。”

“你到底想要什么?”

“要钱没有,要命不给……”

萧释很嫌弃地瞥了她一眼,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,“因为我乐意。”

……

舒喻被这冰块的傲娇惊了一呆。

然后,摸了摸鼻子。

妈呀,刚才,萧释以那种万年不动的绝美冰块脸,傲娇无比地说我乐意的时候。

那表情,简直要萌死了。

那动作,那语气,那表情……

挠得人心痒痒。

“你一定有是目的吧?”她见萧释已经走远了,慌忙追上去。

“对我这种结过婚的女人,要钱没有,大概只有肉……偿……了……”

萧释正在前面走着。

发病之后,他的身子很凉,所以平常都需要喝酒来缓解一下不适。

所以,乍听到舒喻提到了肉偿,冰凉的身子在瞬间就被点燃了。

他停下来。

高大的身子有些颤抖。

转过身的时候,双眼通红。

“喂喂喂。”舒喻被这种状态的萧释吓了一跳。

不可能吧。

这冰块不是刚刚发作过吗?

这才刚醒,怎么又要发病?

叶容源这山寨医生,到底靠不靠谱啊喂。

还没等她逃跑。

萧释的大手已经抓到了她的脖子。

“别,别,我错了……”舒喻心惊胆战。

刚才她可是差点被掐死。

发了疯的男人,指不定会做出些什么事。

她的小命,可是捏在这男人手上。

“你刚才说了什么?”萧释的手很凉。

凉得有些过分。

普通人的体温基本都保持在三十六度左右。

但,萧释的手,跟他的脸一样,冰冷到令人颤抖。

“我错了……”

“上一句。”

“上一句……”舒喻咬了咬嘴唇,“要钱没有……”

“下一句。”

“肉……肉偿?”

听到这个答案,萧释很满意地点点头。

他慢慢松开舒喻的脖子。

甩了甩手,似乎略有些嫌弃。

“我答应你的肉偿。”

阅读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