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! 手机版

当前位置: 首页> 资讯频道>

思君夜听松风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思君夜听松风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发表时间:2021/09/26 来源:久久小说网
  • 思君夜听松风寒

    已完结

    人们都说,亲吻的时候希望一生年少,拥抱的时候瞬间变老…… 每一个人都会遇见那个不可代替的那个人。

步子已经迈开了,胳膊却被身后的男人一把抓住。

莫晓溪被桎梏住,自己走不了,她转过身子不解地望向男人,“夜总,您这是……”

夜凌修的眼眸之中迸发出一丝不悦的异光,浑身笼罩着一层薄薄的寒气,“我在这,你要去哪里?”

莫晓溪哑口无言,她不知道夜凌修想要干什么,只是固执地转过身子。

男人似乎更加执拗,他的手上加重了几分力道,紧紧地握着莫晓溪的胳膊,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意味,“跟我回家。”

“你不是跟方总监走吗?还管我做什么?”莫晓溪猛然转了过来,皱着眉心紧紧地盯着男人的脸孔。

莫晓溪是真的不想再留在这里,她不想成为这对金童玉女的电灯泡,更不想被夜凌修死不忌惮地践踏自己的尊严。只有逃离,才是最好的出路。

她的眼里燃烧着熊熊的火焰,灼灼地射向了对面近在咫尺的男人。

夜凌修却不合时宜地笑出声音,他唇角的一侧勾起一丝弧度,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莫晓溪微微涨红的小脸,“莫晓溪,你又吃醋了。”

莫晓溪一愣,只觉得自己都要热炸了,她咬着牙骂道:“少自作多情了!”

夜凌修耸了耸肩头,强硬地拉起女人的胳膊,拖着她大步流星地朝着自己的红色法拉利走去。

“夜凌修,你给我松手!”

“我警告你,我要报警了!”

鬼哭狼嚎并不能换来男人的一丝丝心软,直到把莫晓溪塞进副驾驶,夜凌修才肯作罢。他几步走到驾驶室旁,动作迅敏地坐了进去,点火,放手刹,轰动油门,动作一气呵成。

莫晓溪反应过来的时候,红色的闪电已经穿梭在荣城的夜色之中了。

红色闪电的尾端,方雨薇双拳紧紧地攥成了一团,她的眼眸之中迸发出红色的烈焰,紧紧地盯着车子远去的方向。

“方总监,你好。”

方雨薇身子一怔,自然地转过身子朝着说话的人望了过去。她并不认识说话的女人,于是微微蹙起眉心,警惕地问道:“你是?”

中年女人浅然一笑,“方总监,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。”

方雨薇虽然是千金小姐,可能做到KA总监的地步,自然也不会是泛泛之辈,她见女人不肯言明,也不急着追问,直接转过身子大步离去。

果然,身后的女人还是先沉不住气,她喊出声音,“等一下!”

方雨薇徐徐地停下了脚步,脸上浮现起满意的笑容,她背对着女人,沉默着没有说话。

中年女人声音低沉,“我可以帮你夺回夜凌修。”

半个小时后之后,两人安静地坐在咖啡厅的角落里,彼此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对方。

方雨薇一向沉着冷静,可这件事情却是关于夜凌修的,她早已经自乱阵脚。她放下手中的卡布奇诺,谨慎地盯着对面的中年女人,“您究竟是谁?”

中年女人的脸孔之上带着一丝病态的苍白,她轻轻抿了一口苦咖啡,便放到了一旁。医生说过,她如今的身体状况,不能喝刺激性的饮料。

她浅浅一笑,轻声道:“我叫穆云。”

穆云,这个名字似乎有几分熟悉。方雨薇迅速地在脑海里回想着这个名字,刚刚想起了一丝头绪,对面的女人便轻描淡写地说道:“我是莫晓溪的母亲。”

方雨薇强忍着内心的惊异,怔怔地望着对面的女人。

穆云从不是肯任人宰割的女人,她那天答应了夜凌修的条件,一来是因为自己的确抵抗不住莫家豪宅的诱惑,二来她知道,以夜凌修的实力,他想做之事必然全力促成。

所以她索性顺水推舟答应了夜凌修。可她暗暗下了决心,日后一定寻机会彻底拆散女儿与夜凌修。

今天,她本是来找女儿,劝说她离开夜凌修的,却没想到竟然看见了刚才的那一幕。她这辈子见多了恩怨情仇,她一眼便看出了方雨薇对夜凌修近乎偏执的爱。

事实上,她对方雨薇也并不陌生,曾经的豪门千金,如今的KA集团总监,如果有她相助,自己一定能够让女儿对夜凌修彻底死心。

穆云微微一笑,从容说道:“方总监,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,我确实是莫晓溪的母亲,可我却比任何人都希望晓溪离开夜凌修。”

方雨薇狐疑地望着穆云,对于自己情敌的母亲,她必然不敢轻易相信。

“方总监,您应该知道,夜凌修三年前曾经受过极其严重的伤。”穆云见方雨薇微微颔首,轻轻叹了一口气,“是我和老莫派的人。”

空气瞬间冻结了起来,方雨薇微微张着嘴,她只记得夜凌修三年前来投奔父亲的时候,的确身体极其不好,在她的一再追问之下,他才告诉自己他曾受过很严重的伤。

只是,方雨薇一直不知道,这伤竟会与莫晓溪有关系。

穆云眯缝起眼睛,脸上一抹寒光乍现,“晓溪绝对,绝对不能跟他在一起。”

荣城医院特护病房。

“妈,我给你买了你爱吃的荷叶粥。”莫晓溪推开病房的门,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,她痴痴地望着空空的病床,心底隐隐地升起了一股巨大的不安。

她仓促地转过身子,想要跑出去,一头撞在了一个坚实的胸膛之上。

抬起头望去,那张冷峻坚毅的脸孔映入眼帘。

夜凌修紧蹙着眉心,嗔怪说道:“冒冒失失的,什么时候才能长大。”

这话说的十分暧昧,细细品味竟有几分宠溺的意味。可莫晓溪此刻却根本无暇分析,她语无伦次地道:“我妈……我妈不见了。”说着眼里的泪水开始泛滥,不一会儿便泪流满面了。

夜凌修的心脏一紧,脸色瞬间柔和了下来,“莫夫人做事有分寸,她不会有事情的。”

“可是,她还是个……是个病人呢……”莫晓溪呢喃道,目光渐渐地呆滞起来,她已经失去了父亲,失去了莫氏集团,失去了眼前这个男人。

如今,她不能再失去母亲了!

阅读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