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! 手机版

首页都市 → 重生之逆转人生小说

重生之逆转人生小说

连载 免费

大帝,无敌于异界,却意外重生在都市一个窝囊废身上,看他如何逆转人生,翻身做主,横扫都市!

更新:2021/01/29

在线阅读

第一章不过是从头再来

男人的双目突然睁开,眼中爆发出的精光与他一身邋遢的打扮完全不符,他从沙发上坐起来,忍不住看向自己的双手。

“想不到我恒宇大帝,竟还能有重生之日,好,很好。”

男人喃喃自语,胸中激情澎湃。

他曾是异界一指破天、称霸一方的恒宇帝王,却遭仇家暗算,陨落于坠神渊,本以为千载霸王人生就此结束,想不到上天竟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!

强大的神识让他很快融合了这具身体短短二十四年的生平,名为何洲,父亲死亡,母亲住在乡下的老家里,而他和媳妇、老丈人、丈母娘居住在一起,平日里好吃懒做、不求上进,是个实实在在的窝囊废、小白脸。

“蝼蚁一般的生命,以后就由我,来掀翻你这窝囊的人生!”

何洲面容冷峻,心中的恨意潮水般翻涌。

既然给了他重生的机会,他自然不能浪费。纵然这具身体根骨差的一塌糊涂,纵然这所谓地球的世界里灵气稀薄到无法修炼。

但在昔日的恒宇帝王面前,这都不过是重生路上的坎罢了,毕竟能成为一届大帝,脚下踏过的难关岂会少?

待得他重临巅峰之时,定当杀回异界!

“不过是从头再来。”

何洲自语着,拉开房门,走向自己全新的人生。

不过这全新的人生,着实无聊。

家里的保姆李春燕正在和丈母娘张文莲择菜,一看到何洲,两人面露鄙夷。

张文莲眼珠子瞪起,肥胖的脸颊因为愤怒随着说话轻微地颤抖着。

“总算知道起床了?一天天的,除了喝酒睡觉什么都不会,养头猪都比你好,迟早让清雨和你离婚!”

她骂骂咧咧着,心中不爽。

别人家加个女婿,怎么也要车房齐全,自己赔了女儿不说,还半分钱捞不到!

张文莲出生在农村,对聘礼、门面看得相当重,若不是自己丈夫执意要履行婚约,说什么她都不会让一个穷鬼娶自己女儿。

“就是,猪还能宰了吃肉呢,他能干啥?”

身为保姆,李春燕全然没把何洲放在眼里,瘪瘪嘴,附和着张文莲的话。

何洲冷冷瞥了一眼两个长舌妇。

张文莲和李春燕只感觉一道寒光从头扫到脚,她们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心中奇怪,开着空调呢,哪里来的冷风?

张文莲也觉得奇怪,今天的女婿仿佛哪里看起来不一样,那眼里的桀骜不驯和平常判如两人,真是见鬼了。

“瞪什么瞪,还不让人说你了是不是?什么时候你给我挣到一套房子,才有资格和我瞪眼!”

无视张文莲的叫嚣,何洲不做声。

他扫了眼桌上,已经是残羹冷饭,他只要起晚了饭菜就绝对没自己的份。若是换做以往的他,吞吐日月精华便可不进食,现在可不行,当下便径自走向大门。

被无视的张文莲更火大了,狠狠一把将手里的菠菜砸到何洲脸上,喝骂道:“往哪去?老娘在这训话呢你走什么走?”

被菜叶砸了一头,何洲额头青筋暴起,双目几欲喷火。

“我敬你是长辈,莫要得寸进尺。”

自刚才开始,张文莲便揪着他不放,虽然平日里原身也是这样过来的,可昔日儿郎,和今日可不再是一人。

听到何洲这句话,张文莲虽被何洲那野兽般的眼神吓了一跳,但平日里跋扈惯了,只以为是自己这窝囊女婿突然吃错药了,心中更火大。

她叉着肥腰,指着何洲的鼻子便骂开了。

“你还知道我是你长辈?喝酒把脑子喝傻了吧跟我在这里横,得寸进尺的人是你,你吃我家的住我家的,一个大子儿都拿不出来。要不是清雨养着你,你早就死了和你下面那傻爹汇合去了。”

“聘礼你有吗?当年说好的一套婚房你买得起吗,半个大子儿拿不出来在这里横,你看看隔壁家王嫂的儿子,多成气!有那么多的钱,去娶谁家女儿不愿意?就你这个废物,不给钱还倒贴钱的货!”

张文莲句句不离钱,骂声难听。

“滚过来,给我把这些菜全部择了!李嫂你啥都别做,从今天开始,这些杂活全都是他的,要不是他这个废物,连做饭都是做的猪食,我非让他好好体会下老娘有多累!”

李春燕闻言,立马放下手里的菜,势力地把垃圾桶用脚推到何洲眼前。

比起何洲这个废物,自然是讨好家里的女主人重要。

“张姐容易吗,天天操持家里的大小事务,你呀就知道添乱,还不快点?”

何洲紧咬牙关,牙齿发出碰撞摩擦的声响,着实欺人太甚!

就在他忍不住要爆发时,大门突然打开,急急忙忙冲进来一道靓影,开口打断了剑拔弩张的三人。

“妈,爸出事了,快!快拿上存折跟我去医院!”

进来的人是何洲的老婆,江清雨。

她生得极美,眉如淡墨远山、眸似盈盈秋水,长发及腰,尤其那眼角一滴泪痣,更显得人娇媚万分,这份姿色比起何洲曾经的红颜知己、艳绝天下的王朝公主还要胜上半分。再搭上她若有若无的冷漠气质,堪称绝色。

听到这句话,张文莲脑海轰然炸响,也顾不得骂顶撞自己的何洲了,当即冲进房里拿上存折。

边拿嘴里张文莲边嘀咕,捏着存折,面色心疼,“可千万不要有大事啊,咱家的存款本来就少......”

从头到尾江清雨都没有多看何洲一眼,临到要出门了,才丢下一句冷语。

“你跟着来。”

话语更像命令,何洲非常不爽她的语气,但细细想来。

若是自己站在江清雨的角度,有一个靠女人养活、懦弱窝囊的丈夫,他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,不把这人暴打一顿都算好了。

他压着火气,跟在两人的身后上了出租车,直奔医院。

到了医院,两人急匆匆走向病房,也顾不得管身后踱步的何洲,直直冲到刚从病房里出来的医生面前。

“医生,钱我带来了,快救救我父亲!”

江清雨急切地说道,眼泪涌上眼眶,晕花了精致的妆容。就连视钱如命、跋扈惯了的张文莲也乖乖递上手里的存折,苦苦哀求着医生。

“医生啊,您说要多少钱......只要别掏空我家的家底,我都给你呀。”

医生的注意力都在江清雨的美貌上。

他眼睛发亮,又马上掩盖好了自己的色心,装得一本正经。

医生故作沉重地叹了口气道:“病人的情况不容乐观,推断是突发中风,现在一直在进行紧急措施,手术也准备完毕了,但是......治愈几率不大。”

两人的脸色瞬间苍白。

听闻这话,江清雨忙拉着医生不停地问长问短。

在这时间里,面无表情的何洲走到病房门口,往里看了一眼。

病床上是自己的老丈人江辉,曾作为江游市副市长的他,如今是遂阳镇中心小学的校长,为人清廉、刚直。抛开其他不说,对自己老丈人的性格,何洲还是相当欣赏的。

在其位谋其职,江辉做什么都尽心尽力,也很有可能是因为过劳,现在才会倒下。

何洲虽为大帝,但所学驳杂,炼丹、炼器、阵法、医药等方面均有涉猎,他身边曾有一位医道大能的至交,教了他不少传奇医术。只可惜救活了太多本该死去的人,有违天和,死在了雷劫下。

若是他在,自己都不一定会死。

看着病床上的江辉,何洲心里微微一动,看出了病由所在。

查看全文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男频人气榜

女频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