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! 手机版

首页穿越 → 锦绣良田之长姐掌家小说

锦绣良田之长姐掌家小说

已完结 免费

小女子穿越古代山沟沟了,她发现弟弟睿智,娘亲善良,就是日子苦了点。 她要力挽狂澜完美反转,她白手起家,银子哗啦啦赚起来。 她只愿现世安稳,不料,却遇到命中注定的他,他是那样不凡,那样不食人间烟火。 且看小女人如何被她心爱的真命天子深情宠溺!

更新:2021/01/30

在线阅读

“浅浅你就忍心这么去了,是娘害了你啊!”

“长姐你不要睡,快醒来啊,玉辉以后再也不偷喝鸡汤了,都留给长姐。”

破旧的土炕上躺着身子板儿硬挺挺的姑娘,双眸紧锁,脸上毫无一丝血色,脸颊深深凹陷下去,严重营养不良,按照村里头的规矩,这样的“死尸”得赶紧运到后山乱坟岗抛了。

炕沿的妇人拓跋氏伤心欲绝得抚摸女儿冰凉的小手,珠泪如断线了一般吧嗒吧嗒往下低落,里正可是吩咐了,今晚要差两个健壮的猎户将女儿拉到后山。

到底是十月怀胎生产下的,她拓跋氏如何使得。

如果可以,拓跋氏宁愿自己替女儿去死。

数月前丈夫为了贴补家里的生计,扔下村里头的教书先生一职跟邻村林姓药郎去了东北采集野山参,野山参赚钱哪。

谁知,丈夫这一走渺无音讯,公婆硬说拓跋氏克死了夫君,将拓跋氏娘几个驱赶到村北破牛棚里。

可怜天下父母心,做母亲的怎么忍心眼睁睁看着女儿病死。

寒冬腊月的,婆婆硬是让浅浅去田里挖冬眠的田鸡,婆婆说大房的淳哥儿最喜欢喝田鸡粥,没几日下来,浅浅都熬病了,那头大房侄儿淳哥儿热坑上热粥喝着,婆婆也舍不得一文钱给浅浅瞧病。

“娘,是玉辉不好,玉辉不该偷喝了野山鸡汤,那汤是长姐等着救命的,玉辉知道错了,呜呜。”

玉辉擦拭着鼻涕眼泪,小小的人鼻子头冻的通红。

“玉辉,我的傻孩子,不怪你,是你大堂哥偷喝的那些鸡汤,你……”

紧紧抱着玉辉,拓跋氏一股脑儿委屈全泄出来,冻死的野山鸡她是半路上捡的,好不容易可以给浅浅好好补补,就被大房淳哥儿给偷喝了精光,玉辉是捡着地上的碎鸡骨头渣嘬的鸡汤。

眼见着女儿的手腕儿越来越冰凉,拓跋氏整个人扑腾在浅浅身上痛哭流涕,“我苦命的女儿呀!天啊!谁来救救我们!”

“咳咳…”

墨浅浅轻轻咳嗽一声,胸口被人重重压着几乎都喘不来一口儿气。

墨浅浅万万想不到,她一介国际金牌米其林厨娘无端端因一场车祸穿越此间的陌生王朝。

头疼得非常,胃也好像被钻孔一样,墨浅浅感觉自己四肢百骸散架了一样,她强迫自己睁开眼珠子,第一眼就看到满脸污泪的凄楚妇人。

那妇人见了墨浅浅醒过来简直捡了巨玉辉藏似的,她的头不停得摇晃,跟拨浪鼓似的,开心得叫唤着,“浅浅,你真的没事了,我的孩子!”

“长姐没死,长姐醒过来了,娘,是灶王爷显灵了耶。”

玉辉也跟着拓跋氏摇头晃脑。

喜极而泣的拓跋氏忙起身,拿袖子抹了下眼睛,“那鸡汤被偷喝光了,不过娘在灶洞里藏了一枚鸡蛋,娘给你弄鸡蛋羹去。”

拓跋氏说着话儿,就抱着玉辉往右边的小厨房去。

一晃儿功夫,就剩下墨浅浅一人呆在屋子里。

此刻墨浅浅瞅此间破败的茅草屋,眼下时节是寒冬,风不停得从破洞嗖嗖刮进来,刺骨不已,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墨浅浅心想自己好歹也是21世纪的金牌米其林厨师,竟然穿越到了此间,还差点成了一具饿死的死尸,说出去还真要被人笑死。

眼下不管笑不笑这个问题,墨浅浅想的是,如何改变一家子生活的机遇才是。

既然夺舍原主的身体,墨浅浅知道自己有义务让原主的亲人们都过的好。

“长姐,娘在做鸡蛋羹,一回就好了,你现在肚子饿不饿,吃点蚕豆吧。偌,玉辉喂长姐吃好不好。”

衣衫褴褛的小男孩看上去也就五岁,小胳膊小细腿儿,面黄肌瘦,定是这几月没啥营养跟上,墨浅浅瞧着太可怜,着实心疼得紧。

“玉辉,别让长姐吃蚕豆,长姐刚刚醒过来,不能吃这些东西。”

拓跋氏端来一碗热滚滚的鸡汤羹来,上面还漂浮着几朵葱花,色泽极是好看。

看见那粥,墨浅浅肚子就嘀咕狂响,她饿极了,真想把鸡蛋羹全部吞到肚子里头去。

“浅浅,小心烫嘴。”

这边拓跋氏小心翼翼得捏着小木调羹,一边搅拌着,一边轻轻吹着。

实在是饿极了,墨浅浅张开嘴巴,喉咙咕咚两下,润滑的鸡蛋羹入了喉,好爽,好暖胃。

“嗯,真香啊。”

饶是前世见过无数美食的墨浅浅,如她这般金牌厨娘,竟然觉得此间古朴的一碗小鸡蛋羹是天底下顶好顶好的美食了。

弟弟那一双无比澄澈的眸珠紧紧盯着长姐,仿佛长姐喝的不是鸡蛋羹,而是喝的能够延续生命的琼浆玉液。

“傻孩子,别着急,锅里还有呢。”

拓跋氏看着女儿吃着,无比怜爱得抚摸着墨浅浅的凌乱的发丝,只要女儿平平安安,哪怕她用自己的命去换都行。

没几下,墨浅浅将鸡蛋羹喝完,胃也没有那样痛,浑身上下貌似恢复不少气力,瞧着娘亲,也不过三十五岁上下,她身上穿着粗布麻衣上边还有不少补丁,不过娘相貌极美,一颦一笑透着非凡贵气,断然不似普普通通的农家妇人,凭娘的娟秀五官,倘若捯饬装扮一番,说不定是王府贵人呢。

“你妹妹帮你奶拾柴火回来看见你好了,一定很高兴!”

说道这,拓跋氏动情得紧紧抱着墨浅浅。

墨浅浅继承原主的记忆才知道,自从秀才爹爹去了东北挖人参,音讯全无,爷奶就把娘亲和姐弟几个赶出去,自己和大一点的妹妹墨浅月都被奶奶指派去干活。

墨浅浅得了病昏迷不醒,妹妹墨浅月仍然帮奶奶干活,而那一枚鸡蛋就是墨浅月悄悄从大伯母的大房厨房偷来的,谁让爷奶不给墨浅浅治病,所以墨浅月才会去偷。

“娘,等妹妹回来,让她不要再帮爷奶干活了,大房堂兄人高马大的,要干活让他干去!”

说话之间,墨浅浅的眼眸有一丝坚毅之色。

拓跋氏没想到的是,要知道,以往的女儿浅浅性情唯唯若若,眼下病了一场就像是改了性子一样,这样也好,要强一点总比被欺负强。

“长姐,这话我早就想说了。”小男孩萌萌的大眼珠子满满神采,很是俏皮得看着墨浅浅。

墨浅浅看着小宝弟弟,他多可爱呀,可也太瘦弱些,她坚信凭借自己的一手好厨艺,势必能够将这一家子带着走出困境。

“弟弟,以后长姐不会让你这样瘦的,长姐一定会让你长得白白胖胖的。”

墨浅浅怜爱得看着弟弟,抚摸着弟弟的小虎头脑袋。

拓跋氏看着墨浅浅这般,越发觉得女儿变了,看到女儿这么说,她愿意去相信大女儿,总有一天日子会好起来。

查看全文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男频人气榜

女频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