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! 手机版

首页婚恋 → 待你,来日方长小说

待你,来日方长小说

连载中 免费

她本以为结婚了,一切都会好的,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家破人亡,一纸离婚协议。 他本以为离婚后,一切都会回归正轨,可真离婚了,却念念不忘。 离婚前:于筱然对莫霄贤说,我爱你。 离婚后:莫霄贤对于筱然说,我追你! 于筱然:你说离婚就离婚,你说复合就复合?追妻没有火葬场还想着复婚?美的你的!

更新:2021/01/31

在线阅读

啪!一份离婚协议书被扔在豪宅客厅的茶几上。

“离婚协议,你签字吧。”

于筱然坐在沙发上,眼神灰暗,双拳紧紧握着一言不发。她脸上的五指印还没消退,一回家就被拉到了客厅,面对丈夫莫霄贤的怒火。

“于筱然,我忍你够久了,你到底想要什么?”

想要你爱我啊。

于筱然心中委屈,她跟莫霄贤结婚三年,可是她爱了他整整五年。

莫霄贤对她是厌恶的,结婚之后不光不碰她,甚至还忽略她的存在,将她一个扔在这个空荡荡的屋子里。

可当初会结婚明明是他家的企业南笙集团出现了财务危机,需要大笔资金才能挽回破产的局面,可当时并没有人愿意投资,莫霄贤的父亲莫栋上门,提出两家结亲。

爸爸知道她喜欢莫霄贤,所以才同意了这桩婚事,还拿出大笔资金帮助南笙集团度过危机,就是为了让她能有段没满的婚姻,想到这里她更心酸了。

“莫霄贤,我们不能好好的在一起吗?没有旁人,就我们两个。”

她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我知道当年你结婚有怨气,但这么多年爸爸从未亏待你不是吗?难道我们就不能抛弃过往,好好在一起吗?”

“在一起?”莫霄贤冷哼,“当年要不是你,我早就跟媛媛结婚了,你是第三者。你逼走媛媛,你爸用手段搞垮了我家公司,逼着我娶你,你们一家子都让我觉得恶心。”

“霄贤,我跟你解释过了,我没有逼陈媛媛,她出国这个事情我也是最后才知道的。你家的公司也不是我爸爸搞的鬼,你为什么不相信我。”

“我为什么要相信你,相信一个从小就恶毒的女人?”

莫霄贤厌恶的看了她一眼,“于筱然,你要是现在签字我还能放过你一家,别逼我动手。”

于筱然心惊抬头,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字面上的意思,你爸爸住院需要大笔费用,这些钱都是南笙集团出的,你要是还想让他活着,就乖乖听话。”

她不敢相信莫霄贤尽然拿爸爸的命威胁她,怒气上涌,她口无遮拦说道,“莫霄贤,为什么这么着急离婚?是不是因为陈媛媛要回国了,你着急让我给她腾位置?”

“你休想!我不会离婚的,我得不到的东西,陈媛媛也别想得到。只要你敢跟她有联系,我就爆料你们,我倒要看看,她一个国际影后,怎么有脸做小三。”

她疯了似得将离婚协议撕碎,含泪的眼眸看着他脸色大变。

莫霄贤狠厉的目光盯着她,半响之后,他扯开领带,冷笑道:“搞了半天,原来是因为还没得到啊,于筱然,我成全你。”

于筱然看着他的动作,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“你,你想做什么?”

看着他脱衣服,看着他靠近,她猛然站起想要逃跑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

莫霄贤人高腿长,两人离的又不远,他大步一跨就来到于筱然身边将人抓住压在沙发上。

“莫霄贤,你疯了,你放开我!”

于筱然不断挣扎,双手抵在他的胸口,阻止他靠近。

莫霄贤用力将她双手按在头顶,单手制住,他摘下眼镜,微眯着眼睛看她,神色不明。

“于筱然,夫妻义务,你不能拒绝。”

不顾于筱然的反对,莫霄贤使用蛮力将她的衣衫撕开,全程没有丝毫的温柔,只是怒气的发泄。

就算知道她是第一次,他也没有丝毫的心软。

于筱然疼的大哭,疯狂挣扎,甚至开始咬莫霄贤,然而换来的只是更加粗鲁的对待。

她哭喊的嗓子哑了,挣扎的力气耗尽,被翻来覆去的折腾了一个多小时,当云雨结束,整个人犹如破布娃娃一般躺在沙发上,身上指印,吻痕交错,还有莫霄贤报复她时候的咬痕。

莫霄贤处理好自己,很快穿戴整齐,他捡起地上的金丝框眼镜戴上。

看着没有动静的于筱然,眼中闪过一丝愧疚,他承认刚才他失控了,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。

但这跟愧疚并没有坚持很久,一愧而过。

“于筱然,你最好想清楚早点签字,不然我有的是办法折腾你。”他从皮夹中抽出几张百元大钞,扔到她身上,“你自己去买药,我可不想你这种女人怀上我的孩子。”

碰!大门关闭,整个屋子恢复安静。

于筱然躺在沙发上,愣愣的看着屋顶,眼泪无声滑落,怎么都止不住。天色黑了下来,她默默起身没有开灯,拖着疲惫疼痛的身体回房想,卸下隐形眼镜,洗澡睡觉。

一个人住,一个人打扫,一个人煮饭,一个人生活,即使不开灯也能摸清楚整个屋子。

不知道睡了多久,她睡的不安稳,梦里的莫霄贤头顶着魔鬼的角,手里拿着刀,不断的往她身上砍,饶是如此她还是不愿意从梦中醒来。

电话铃声响起,她迷迷糊糊的接起,是爸爸从医院打来的,问她怎么今天没过来,担心她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她看了看时间,已经10点了,今天答应了要去陪爸爸吃午饭的。

“爸,我没事,就是昨天追剧睡的太晚了,我这就起来过来,你等我。”

挂断电话,她起身收拾自己。

不得不说,上天对她是偏爱的,天生细腻白析的皮肤都不用怎么保养,省下了好多钱,只是如今这份偏爱着实让人尴尬。

因为昨天欢爱的痕迹到现在还没消退,异常明显。

身上的穿着衣服看不见,但脖子上,她只能用大量的粉底覆盖。幸亏脸上的痕迹已经消了,只不过昨天哭了很久,眼睛红的有些可怕。

当年她下水救人,眼睛受了感染,这么多年视力一直不太好,医生也嘱咐她尽量好好保护眼睛。

稍微收拾一下,她化了个淡妆遮掩下苍白的面容。

走到客厅的时候,她还是忍着心痛稍微收拾了一下,她不习惯凌乱。

撕碎的离婚协议跟衣服一起装进了垃圾袋,至于莫霄贤扔下的钱,想了想还是装进了口袋,都已经失身失心了,没必要跟钱再过不去。

她家里也不是一开始就有钱的,小时候住在乡下奶奶家里,爸爸跟妈妈辛苦了十几年赶上了国家政策好时机才慢慢发家。

奶奶以前是书香门第,家风好,爱干净,勤俭持家,她现在这些习惯都是跟着奶奶养成的,所以就算后来发家了,她过日子也不奢侈。

扔掉垃圾,在敢去医院的路上买了一颗紧急避孕药,不是不想要孩子,而是如今她跟莫霄贤的关系,孩子生下来也不会幸福。

查看全文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男频人气榜

女频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