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! 手机版

首页都市 → 我的红颜祸水小说

我的红颜祸水小说

连载 免费

2015年高考成绩可查询的那晚,全家人守在电脑前等着出成绩,当初我们一家人约定好的,我和妹妹谁的成绩好,谁就去读大学,剩下一个人跟着父亲去工地找零活、打工赚钱。我、母亲、继父还有同母异父的妹妹都在盯着屏幕,妹妹高考成绩612分,我的成绩540分的,但谁也不知道的是,我的语文试卷是0分,交了白卷。

更新:2021/01/31

在线阅读

第1章

2015年高考成绩可查询的那天夜里,全家人守在电脑前等着出成绩,我、母亲、继父还有同母异父的妹妹都在盯着屏幕,妹妹高考成绩612分,我的成绩540分的,我的语文试卷是0分,交了白卷。当初我们一家人约定好的,我和妹妹谁的成绩好,谁就去读大学,剩下一个人跟着父亲去工地找零活、打工赚钱。

第二天母亲找我谈,她说如果我想继续复读的话,她就去和我继父商量,再给我一次机会。我不想给母亲平添烦恼,因为没有固定工作,她在继父眼里并没有太高的家庭地位,这个伤痕累累的家已经让他们满是皱纹的脸上失去了应有的笑容。

虽然我不能去读大学,但是我也不想跟着继父去工地找零活干,我想去北漂,继父知道后把我大骂了一顿,说我屁都不会放个响的,凭什么去北京谋生?要是我有胆子走出这个家门,混不出个模样就别回来。

那一年是21岁,毅然选择一个人去外出闯荡,想要混出个模样,陪伴我去远行的也有一把破木吉他,临走的时候我妈偷偷塞给了我三千块钱,告诉我混不下去就回来,没啥丢人的,她会说服继父让我继续读书。

临走时,妹妹抱着我大哭了一场,她知道我是主动把上大学的机会让给了她,向我保证以后上了大学一定好好学习,早点赚钱改变家里的经济状况。

我就这么带着三千块钱背着我的木吉他踏上了去北漂的路,从哈尔滨坐火车去北京,高铁都没舍得坐,买了最便宜的K350这趟车,硬座车票173块钱,要坐20个小时,晚上11:40分途径沈阳,上来了一个年龄相仿的小姑娘,她凭票把我身边占座的抠脚大汉请走了,然后请我帮忙把她的行李箱放在行行李架上。

火车缓缓的开动,她拿出自己的零食递请我吃,谢我刚刚帮她放行李箱。

我没有吃她拿出来的零食,很委婉的谢绝后我们开始闲聊,得知她是打北京的一家超市当收银员,她问我去北京是不是上学?

我苦笑回答说我也是去北京打工的,想找个酒吧去唱歌,她性格很开朗,得知我会弹吉他会唱歌,竟然主动邀请我在车厢里给大家唱一首,长途火车本来就无聊,对面的一对年轻人也跟着起哄,我生平第一次在火车上抱着吉他唱了朴树的那首《那些花儿》,原本乱哄哄的车厢因为这首歌安静下来……

几首歌之后,她累了,我也困了,坐在我们对面的两个人也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

我抱着木吉他、她靠着我,依偎在绿皮火车的硬座上过了一夜,这一夜我们也算是相互依靠着过来的,第二天早上有乘务员推着餐车经过,她花了30块钱买了两份早点,分给了我一份。

下午三点,火车停靠在北京站,我们俩在出站口道别,临走的时候相互添加了微信好友,这时我才知道她叫玲子,她还客气的和说,在北京有空的时候可以去找她玩。

初到北京的我,我不知道朝阳区和海淀区哪个更大,对于北京……我有点茫然。

离开火车站以后我开始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,八月的北京格外的闷热,口渴的时候只敢买最便宜的矿泉水,我的行囊只有一个背包和一把吉他,在来北京之前,所有人告诉我关于北京的介绍都是“大都市”、“就业机会多”、“钱好赚”……唯独没有人告诉我,在这里有个人群叫“北漂一族”,而我已经成了这一群人中的一员,有点“初闻不知曲中意,再听已是曲中人”的感觉。

天黑之前我来到工体,在网上查的这里酒吧特别多,我以为自己抱着吉他就能去酒吧里面唱歌拿钱,到了这里才发现,抱着吉他的我根本连进门的资格都没有,人家根本不缺我这种“卖唱”的!

到北京的第一天,我花了60块钱找了一家旅住宿,旅馆的条件很简陋,基本上都是那种来自天南地北在这里打过站的旅人,一间房八个床,晚上睡觉的时候闻着别人的脚臭,听着别人的呼声,还时不时有人离开与进来的脚步声,在这样的环境下,我竟然睡着了。

第二天早上醒来,发现自己钱包里面的钱不见了,找老板理论,老板指着墙上用记号笔歪歪斜斜的几个字:你看不见么?公共场所,保管好自己的随身物品,这里人来人往的,每个人都是睡几个小时就走了,我去哪给你找东西?

我要报警,老板忽悠我说报警也没用,短时间内也找不到钱,等个调查结果可能都是无果。他也不想惹麻烦,给我一百块钱让我自己走吧。

我没办法,拿着最后一百块钱离开了小宾馆,这就是北京给我上的第一堂课。

来北京的第二天,我仍旧抱着去酒吧唱歌的幻想,拿自己的木吉他穿过大街小巷,在无数次被拒绝之后,我还在给自己画大饼:明天一定能找到地方让我唱歌。除了这种自我安慰之外,我别无选择。

感受了这个城市的带个我的无奈,一天吃饭喝水的开销用了40块钱,晚上找到了一个青旅,45元一个床位,一个房间上下铺共有12个床,环境比第一天的还差,有了昨晚的教训,我知道守护好自己的物品,可是我又有什么好守护的呢?如果一定要选一样,那就是我的用了两年的手机和那个380块钱买的木吉他。

到北京的第三天清晨,我身上只剩下最后的15元钱,仅仅够在路边买一个煎饼果子果腹,此时我甚至有点后悔,为什么昨天我要住青旅,住在公园或者桥洞不是更好么?这一天,我第一次感受了真生意义上的饥饿,看着橱窗内的食物,只能有咽口水的份。晚上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发呆,我不知道自己的明天在哪,曾经幻想着可以很优雅的坐在酒吧的小舞台上歌唱,而现如今……

我有点失望,对这个城市失望,也对自己的失望,然而我也已经没有退路,含着泪,把吉他包放在了公园的草坪上,我站在旁边闭着眼睛弹唱起筷子兄弟的那首《老男孩》,我不敢睁眼,我怕看到别人施舍钱时鄙夷的眼神。当我唱道“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‘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;任岁月风干理想再也找不回真的我”这几句的时候,眼泪不听话的夺眶而出,我承认,我是真的哭了!

我想大声的告诉所有人:我有过梦想,可是在现实面前,它好像要破了!

一曲终了,周围如梦似幻般的响起了寥寥掌声,而我却不敢睁开眼,我怕睁开眼看到的是一片荒芜、我怕这掌声是一阵幻觉。

一阵芬芳飘入鼻息,一张纸巾送到了我的手里,我摸着柔软的纸巾,这才用勇气看上一眼……

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林晓纯。

她把带着飘香的纸巾递给我,清澈的眼眸仿佛藏着很多秘密,我情不自禁的凝望她的眼眸,而她却转身离开。几米外,我听到另外一个女孩拿她开玩笑说道:“晓纯你不要仗着自己长得乖就四处勾引纯情大男孩嘛。”

林晓纯十分委屈的说道:“哪有勾引,我只不过是在他身上看到了曾经的我们……”

“你猜他会不会跑过来找你要联系方式……”

查看全文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男频人气榜

女频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