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! 手机版

首页言情 → 玉骨天香染国色小说

玉骨天香染国色小说

已完结 免费

妃亦是妾,又何须计较位份高低? 她本无心,奈何天命如此进宫为妃,步步为营只为明哲保身。 但人心不古,有些人却总是要置他于死地,最后不得已奋起反击。 却发现,原来她的无心,早就在他心里落下有意。

更新:2021/02/03

在线阅读

答应,贵妃,不都是妾么?既然都是妾,为何要计较那么多?

“圣旨下!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沈家嫡女品性矜贵,温婉贤淑,特册尔为正一品贤妃,择吉日进宫,钦此!”

沈清婉端端正正地坐在长乐宫的大床上,静静地等着皇帝。

“娘娘,已经过了子时了。”怜云在一旁小声提醒道。

西厢阁里燃满了大红的火烛,红木圆桌上是精美的佳肴,还有子孙饽饽和点心,酒杯上缠着红色细丝线。

烛光衬得沈清婉略施粉黛的脸多了几分妩媚,眉宇间夹杂着沉着与冷静。

少女红唇微勾,平淡道:“不早了,关门就寝吧。”

语调却是多了几分哀伤。

“皇上还没有过来,娘娘,奴婢差人去看看吧。”怜云大气不敢喘一下,生怕沈清婉会伤心,只好小心提议。

沈清婉纤手一扬,“不必。这么晚了,皇上还没有过来,许是歇在别处了,怜云,伺候本宫就寝,我们不必等了。”

怜云没有上前,依旧站在原地。

一入宫门深似海,从前那般纯真善良活泼的少女,似是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大人,这种感觉更让人感到窒息。

沈清婉幽叹一声,为过去的自己,为将来的自己。

这宫墙里,这后宫中,不知埋了多少风华女子的白骨。而自己,终究逃不过命运,抵不过皇命。

正在沈清婉准备洗漱之时,一抹明黄色的身影缓缓步入。

“皇上。”

怜云随即跪下行礼。

他不是不来了么?

而盖头早就被沈清婉掀了,皇帝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龙涎香,他直直地盯着沈清婉,像是要将她盯出洞来。

“臣妾失礼,请皇上恕罪。”

良久,皇帝才缓缓开口,“沈将军的女儿果真不同于其他女子。”

这句不知喜怒哀乐的话让周围的人瞬间汗毛竖起,唯有沈清婉脸上平淡如水。

她不慌不忙,清淡道:“皇上谬赞。”

“贤妃!”

傅玉珩冷喝一声,殿内的奴才哗啦啦跪了一地。

“上京城的人都说,沈将军生了一个聪慧无比的女儿,依朕看,贤妃好像并不聪明。”

沈清婉莞尔一笑,微微颔首,静而不言。

“那你当知,按照礼制,从一品以上嫔妃进宫当晚朕便要歇在其宫中?”

沈清婉闻言,轻轻地笑了,“臣妾自知皇上今夜不愿留于此。”

“放肆!”

傅玉珩的眸中终于不见冷静,看着沈清婉一字字道:“沈清婉,如果不是你的父亲,朕连看都不会看你一眼。”

她怎会不知?

沈将军的女儿,刚入宫就是正一品的贤妃,何其荣光!可若她能选择,便是弃了这身份,也要选择与自己的如意郎君长相厮守。但终究,她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,不过是家族与皇帝相互牵制的棋子。

她当如何?

弃了这身份,还有整个沈家一百七十八口人的性命。舍了这家族,自己又能逃多远?

“都是臣妾的错,让皇上不顺心了。”沈清婉即刻跪下,微微颔首,继续道:“只是臣妾也是身不由己。”

傅玉珩冷笑一声,俯视着跪在大理石地面上的沈清婉。

“身不由己?”他笑出声来,“好一句身不由己,你的意思就是朕逼你了?”

沈清婉叩首,“臣妾绝无此意。”

她该怎么做,入宫也不是,不入宫也不对,是不是自己死了这一切才会好起来?

“沈清婉,贤妃这个位置是你的爹爹替你求来的,既然如此,那就别怪朕对你不客气!你要知道,这一切都是你们逼朕的。你要是敢出什么幺蛾子,休要怪朕对你不留情分!”

傅玉珩咬牙切齿,贤妃之位是自己留给琪嫔的,可就是因为沈天傲的一句话自己便不得不将她的女儿纳进宫。

无法,他是上京的大将军,手里握着几十万兵权,这个江山没了沈天傲,还真是不行。他握紧拳头,心里暗暗发誓,不过有那么一天,这个江山总归是得自己完全做主的。

沈清婉登时一愣,还没有反应过来,爹爹逼他?

爹爹明明告诉自己,是皇命不可违,他也没有办法,怎么可能是爹爹?

“皇上这是什么意思?”沈清婉抬起头,一脸茫然,“我父亲绝不会这么做,况且皇上是九五之尊怎么会受别人的威胁?”

傅玉珩俯身狠狠地钳住沈清婉的下巴,冷冷道:“贤妃啊贤妃,到底是为何,你无须装糊涂,如若不信为何不去问你的父亲?你未必不是不明白。”

说罢,便狠狠将她甩开在一边。

他扫了一眼床上的绢布,厌恶道:“朕今夜不会宠幸你,甚至于十年,朕都不会与你同床共枕,不过,戏还是做足了才可以。”

话落,他抽出身上的匕首,将沈清婉一把扯至床榻边,把她的手按到绢布上,“斯”地一声,鲜血顺着沈清婉的手指流下,滴在那块洁白的绢布上,犹如一朵地狱之莲。

“明日一早,记得将此绢布送去慈宁宫!”

等到沈清婉反应过来的时候,便是凄凉一笑,真是可悲!

傅玉珩抬脚就走,却被沈清婉拦住,“戏还没做足就要走吗?岂不是白费功夫了。”

她随意找了块布包扎了一下伤口,说道:“皇上尽可以现在就踏出这长乐宫,但是明日便会有传言,说皇上今夜并未歇在长乐宫。宫中人多口杂,皇上不是不知道。”

傅玉珩的脚步微微顿住,便又返回来。

“沈清婉,你威胁朕?”

沈清婉低眉道:“臣妾不敢,只是臣妾说的是事实。皇上睡床,我……”

她话还没有说完,便被傅玉珩打断,“朕睡觉不习惯身边没人守着,今日你跪着守夜。”

沈清婉震惊地看着傅玉珩,他竟讨厌自己至此,拿自己当丫鬟用?

一滴泪滑过,却容不得自己矫情,既然入了宫,既然是妾,便没有什么好怨恨的。

这便是自己的命罢。

沈清婉点了点头,“是。”

傅玉珩先是一惊,随后扫了一眼已经乖乖跪在地上的沈清婉,便上了床。

这个女人……

“皇上若是睡了,臣妾便将灯熄了。”

傅玉珩没有说话,听着沈清婉轻缓的脚步声,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。她不吵不闹,不同于其他女子,黑暗中,看不清沈清婉的脸,而傅玉珩心里不知是何滋味。

查看全文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男频人气榜

女频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