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! 手机版

首页灵异 → 道门奇术小说

道门奇术小说

完本 免费

一个小道士的成长奋斗史!谁说道士就要跳出红尘外,不在俗世中?大千世界,红男绿女,我都来看个遍,小道来也!

更新:2021/02/05

在线阅读

1、山鬼引路

噶!

一声突兀的乌鸦叫,划破了大山的浓雾。山脚下传来惊疑声音:“好聒噪的老鸹子!”

“师傅,你害怕老鸹子么?哈哈,我可不怕!”山道上渐渐露出两个身影,一老一少,老的年过五十,穿着一身淡青色袍子,佝偻着背,面皮灰白,头发稀疏。年少的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,眉清目秀,身上却是一件黑色袍子,手里拄着拐杖,笑着说:“不就是老鸹子叫了一声么,看把你吓的。”

“蠢货,你懂什么?”老人挥挥拳头,冷冷说:“书上说,世间万物,但凡不通人语,必晓阴阳。老鸹子又叫黑银兽,相传日出飞于阳间,日落归于阴曹。这老鸹子忽然一叫,肯定有问题。”

少年一呆,赶紧拽住老人衣服,苦着脸说:“我就说这深山老林有危险,你偏要走。咱们要是走在大路上,打个车,坐个飞机什么的,不是早就到了么,偏走山路,累死我了!”

“齐慕,你小子什么时候能开窍?”老人打了他一拳,哼道:“记住,我张天生是道士,你齐慕也是道士,咱们是方外之人,要苦修,赶紧走,前面看看去。”

齐慕往前跑了一步,回头一咧嘴,笑道:“什么清修,师傅别骗我了,昨天在上阳县,你让我去乞讨饭菜,自己却跑到酒店里大吃大喝,还问那女老板要微信号,你以为我不知道吗?”

张天生勃然大怒,抬脚就踹,齐慕笑着往前跑,跑了一阵,再回头看,看不到师傅,只见一片浓雾。齐慕忍不住喊道:“师傅!”

师傅!师傅!师傅!

一声叫完,四周竟然同时传来声音,不是那种山崖回声,而是不同声调,忽高忽低,好像周围都是人,在学着齐慕叫喊一般。齐慕睁大眼睛,恐惧油然而生,退了两步,忽的踩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,伸手拿起,白森森的,竟然是一节手指骨头。

“妈呀!”齐慕连忙甩掉手里东西,咽了口唾沫,周围又是想起此起彼伏咽口水的声音。紧接着传来笑声:“臭小子,不跟着我,乱跑什么?”

齐慕定睛一看,浓雾中现出张天生的样子来。齐慕连滚带爬,哭丧着脸:“师傅,这,这里有鬼,快走快走!”

张天生也不说话,转身就走,齐慕赶紧跟上,嘴里还说个不停,却不见张天生有回应。齐慕稍微冷静一些,并排走到张天生面前,抬头刚要说话,却嘴巴张大,发不出声来。

腿上面是上身,肩膀上是脑袋。这些都没错,只是脑袋上,却没有半点皮肉,只剩一副森白骷髅。

齐慕还没反应,张天生已经回头看着他,脑袋上正常,并没有什么骷髅。齐慕呆了又呆,张天生转身又是往前走。

这一下看得清楚,张天生脚下,只有一片浓雾,却看不到脚了。

齐慕伸手捂着嘴,睁大眼睛,不敢再跟着走了。那张天生转过身来,冷冷开口:“快走!”说着伸手拽来,那手好似钢筋铁爪,牢牢拽住,齐慕吓得魂不守舍,忍不住大叫:“滚开”

张天生动作一滞,紧跟着浓雾四散,一柄歪歪扭扭的桃木剑伸了出来,压在齐慕肩膀。齐慕回头一看,张天生站在身后,神色惊疑,沉声说:“臭小子,让你乱跑,差点着了鬼引路的道儿!”

“鬼,鬼引路?”齐慕呆了:“什么鬼引路?”

“书上说......嗨,你自己看看前面好了!”张天生手里握着桃木剑,皱了皱眉。

齐慕扭头一看,吓得眼睛睁圆。面前雾淡,哪里还有什么路,只有一条鸿沟悬崖,刚才齐慕只要再走一步,势必摔个粉身碎骨,再没人形。

“我想起来了,你那破书上写过,鬼,鬼引路是一种阵法,当你置身其中,会看到各种幻觉,”齐慕咽了口唾沫,说:“这些幻觉会引着你到死,不死不休!”

“什么破书,那是《道士行为守则》,是我们道教正统教科书,你小子不好好学,还想不想毕业了?”张天生打了齐慕脑袋一下,沉声说:“这里奇怪得很,抓着我,我们往前走。”

齐慕不敢再松手,紧抓着张天生,折回路上再走。已经到了中午,阳光猛烈,山风习习,到底还是让浓雾散开了一些。

顺着小路走了两步,面前豁然开朗,正前一个平地,野草丰茂。齐慕刚想松一口气,忽的脸色一白,指着前面,颤抖着说:“师傅,你,你看。”

张天生看了一眼,顿时皱起眉头。风一吹过,野草弯腰,正中露出几具森白骨架,无皮无肉,周围骨头四散,乱七八糟堆放在一起。

齐慕想起刚才捡起来的手指骨,又看到眼前场景,更是害怕,本想拽着师傅就走,张天生却径直走过去,拿着桃木剑,在那就几具白骨上比划两下,然后怀中掏出一本蓝色古朴小书,翻看了一页,忽的脸上大变:“好邪性的法子!”

齐慕壮了胆子,跑到周天生背后,急道:“师傅,什么意思?”

张天生挥了挥桃木剑,说:“这里山风阴冷,这些白骨暴露在外,本该腐蚀不堪,但这些白骨却干燥的很,而且中间尸骨完整,四周零落,按照天元厚土阵势摆放,再看这里峰回路转,正符合阴阳交汇之理,让这一带山脉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鬼引路!”

张天生顿了一下,又说:“普通人要是上山,肯定有去无回。只怕这里,还埋着不少人的尸骨!”

齐慕心窝子都要跳出来了,听到这里,哭丧道:“山下宾馆的二狗都说了,这山不能走不能走,你偏要从这里过,这下好了,我们也落在这里了,我可不想和你这个糟老头子埋在一起!呜呜呜!”

张天生气得吹胡子瞪眼,呸了一声,说:“怕什么,有老子在,能让你走不出去了?只要别再有老鸹子叫,这地儿,就和刚才没两样,你小子要是想留在这里,就乱跑吧。”

齐慕当然不敢,连忙拽住张天生衣服,赔笑道:“不跑不跑,师傅,你就是打死我,我也不跑。哦,为啥不能有老鸹子叫?”

“书上说,这种地形叫阴阳地,交汇阴阳,要是黑银鸟叫起来,就会开启阴阳门,”张天生说:“那这里的鬼引路,就不一般了,我们......”话还没说完,忽然“噶”的一声响,一只黝黑老鸹子从天际飞过。

齐慕一呆,张天生暗叫不好,拽起齐慕转身就跑,就在这时,刚消散的雾气重新汇聚,,紧跟着各种声响突起,又似沉重敲鼓声,又像刀剑尖锐声,又如炮弹轰炸声,不绝于耳,齐慕只觉目不能视,头晕转向,只是手被抓着往前,刚想张嘴喊一声,却发现根本发不出声音来。

“臭小子,不能说话么?贴到鼻子下!”一声大喝,穿透各种声响,直达齐慕耳朵。齐慕只觉被抓着的手里塞进来一张纸,想也不想,吐了唾沫粘在鼻下,一张嘴:“师傅!你在哪儿,我,我怕!”

“老鸹子害我!”浓雾中传来张天生喘气声:“四周无数个鬼引路,被这一声老鸹子叫给引出来了。”

“咋办?”齐慕几乎哭出来,手上一重,又是传来张天生的喘气声。齐慕惊了一下,叫道:“师傅,你,你怎么啦!”

“混小子,跟我背靠背,双脚背对齐,一起往外走!”张天生喊了一声,齐慕赶紧顺着指示去做,两人并足而行,走着走着,张天生吐出一口气:“还好还好,小子,别乱走,跟着节奏,动作慢,跟着我左脚右脚一个慢动作......”

“师傅,你就别跟我唱歌了!”齐慕苦着脸:“我都要尿裤子了,赶紧离开这鬼地方吧!”

张天生志得意满,边走边笑:“知道师傅的厉害了吧,还是那句话,知识就是力量。平时让你看书你不看,这次出去,给我好好看书,知道没?”

齐慕看师傅气定神闲,自己也不怕了。他生平最喜欢怼自己师傅,这会儿张嘴就来:“什么呀,你也不过是瞎猫碰到死耗子,这要是再来些黑银鸟呢,你还行吗?”

话音刚落,头顶又是“嘎嘎嘎”几声,一群老鸹子好似乌云,黑压压一片飞了过去。本已有些散去的浓雾和声响,顿时又浓郁起来。

“糟!”张天生喊了一声,齐慕心里一惊,赶紧走路,却发现肩膀沉重,好像有什么东西压着,每走一步,身上就加重一分,好像要把自己压扁一样。

“臭小子,脸在哪里!”浓雾中,张天生一声喊,齐慕呆了一呆,仰起头来,正好碰到张天生的手。张天生打手摸着齐慕脸颊,然后握着下巴。

齐慕一愣,心里顿时悲凉,完了完了,是不是走不出去了,师傅这么摸我的脸,估计是想跟我来个永别,哎呀,死定了死定了!

还没让齐慕悲伤,下一刻,一个清脆的耳光子响起。张天生左手捏着齐慕下巴,右手频出,一下下抽着齐慕脸颊。齐慕脑袋一空,啥也反应不过来,就这么挨了几下,鼻子一酸,鼻血顿时喷了出来。

查看全文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男频人气榜

女频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