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! 手机版

首页穿越 → 农门福妻种田忙小说

农门福妻种田忙小说

完本 免费

  进山挖到宝,卖钱买田地。白天种种田,养养花,折腾几个新品种,弄点新糕点,晚上快乐的数数钱,顾洛数钱数到手抽筋,笑的嚣张,这日子才叫一个舒适惬意啊。嗯,为了她的幸福,为了她的银子,为了她的甜点,她要佛挡杀佛神挡诛神。爹不疼娘不爱?没关系,咱自己爱自己。叔伯婶娘是极品,要抢钱?没事,关门,放美人儿,给我咬。呃,是打!女主云,咱是淑女,打打杀杀这事,嗯,是男人干滴。什么,嫁个男人还得附赠家斗?大伯嫂狠心,欲夺家产谋她性命。她眸眼微咪,玉手一挥,先把你家的都抢光光再说!

更新:2021/02/07

在线阅读

第一章 二两银子被卖了

冻死了,这是什么地方?

顾洛动了下身子,冷风吹在身上嗖嗖的,小刀子刮一样的疼。

她的嘴里不由自主的喊了一句,“婆婆,你别卖我……”什么婆婆?

顾洛表示不知道。

只是这身子的本能,应该是残留的意味喊出来的。

她看着自己瘦小全是硬茧的手,懵了。

半个小时前。

“婆婆你别卖我,我什么都能做,我很能干的……”

不卖你要卖我不成?

翻个白眼,把人交给其中一个,陈方氏嘴里骂骂咧咧的,“人我可是交给你们了,这赔钱货,竟然还敢跑,再跑,老娘打断你狗腿!”

“婆婆,真的要卖了大嫂?”

不远处的门边,身材单薄,削瘦,脸色苍白的陈安平眉头微皱,眼神带点犹豫,有点迟疑:毕竟是大嫂……

嫂什么嫂。

一个赔钱货!倒霉星!

陈方氏重重跺下脚,“不卖这个赔钱货,你哪来读书银子?咱们喝西北风啊,万老爷可是给半篮鸡蛋,二两银子呢。”

听到这,陈安平也闭了嘴。

他不可能不读书的。

“我不要给傻子当媳妇儿,婆婆……”黄三丫满脸绝望和泪水,陈方氏直接扭头——她没看到!

“你就去万老爷家吧,他家有肉吃,还有新衣裳,反正我大哥也没了……”越说越溜,陈安平尴尬内疚不见,到最后是理直气壮,“放心,日后我若中举,定会报答于你。”

陈安平挥挥手,示意赶紧把人带走。

黄三丫拼命挣。挣扎间,摔出去。

咕咚。头磕在院子一角砖垛上。

“没气了没气了……”

“死人了……”

不知过多久,院中安静下来。

地下,是脸色惨白的小女孩。

额头上血越来越多。

流了一地。

身子好像被人重拆又组装过。

全身疼的紧。

又冷又饿。

然后,再醒过来,就变了个人。

顾洛就是这样过来的。现在,她是又冻和又饿,前胸贴后背的饿啊。

看着四周

这是什么地方?

破的不成再破的土房子。

半人高的小窗,两扇坏木门。

呼啦啦的直钻风。

她就躺在地下。

哆嗦着抹了把脸,手上全是血……

吃力的扶着墙壁站起来,一阵钻心巨痛袭来,让她忍不住唔了一声,身子晃了两晃,却是再顾不得喊疼。

顾洛被脑海里突然多出的一段记忆吓到——

她穿了?

十三岁的黄三丫,被婆婆半篮鸡蛋,二两银子,卖给了隔壁村三十岁的万家傻子当媳妇?

半篮子鸡蛋,二两银子。

一条人命。

顾洛震惊之余,只有苦笑。

看着空无一物的破屋子,顾洛恨不得一头撞死:是不是只要她死了,便可以再穿回去?

天色渐黑。

外头风吹进来,冷的顾洛直打哆嗦。

又怕又冷,还带着心头恐惶的顾洛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。

即然重活了,总不能再冻死吧。

可这鬼地方?

深吸口气,得先升点火才成。

“三丫,三丫,三丫……”叮当作响的门板后头,传来低低的,带着紧张和小心的呼喊,把正在努力想法子的顾洛吓了一跳,三丫?喊谁?

下一刻,她回过了神。

三丫就是她。这个身子的原主人。

她就是黄三丫!

这名字。

顾洛对着屋顶翻个白眼,身子悄悄往后挪了两步,手里纂的是之前找到的半块砖头,紧张的看向门口。

吱哑一声被推开,弯腰进来一人。

是个女的。

顾洛没出声,不错眼珠的盯着来人。

“三,三丫,还好你醒了,谢天谢地,你不知道下午都要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你要……”来人也似是知晓那说法不吉利,尴尬的停下,猫着的腰站起来,手往前一递,“赶紧吃,还热的。”

顾洛没躲过,一股子热气从手上传来,她几乎贪婪的吸了口气,眼一亮,“是地瓜……”她一声低呼,抬头看向来人,用力的回忆着原身之前的记忆,“你是……周玲?”

“是是是,是我。”周玲巴掌大的小脸上全是泪花儿,激动的不得了,眸光自三丫手上的地瓜扫过,舔了下嘴唇,“你快吃,还热乎着的。”

“周玲,你,偷拿出来的?”

记忆里,原主和眼前的女孩打小一起长大,感情极好,黄三丫八岁时被卖到陈家当媳妇儿,可两个女孩的感情却是没变,但顾洛也记起眼前这女孩在家里的处境,不过是比她好那么一头发丝罢了。

“我,我和我娘亲拿的,你别管,你下午流了好多的血,吃了补补。”又略带内疚的低声道,“我也只有这个了,幸好你醒了,不然……”

周玲一脸后怕,现在想想她真的都以为三丫会醒不过来的。只是,她却是再也想不到,黄三丫是真的死了,配过来的,是换了魂的顾洛。

咬了咬唇,把手里的地瓜一掰两半,她递给周玲,“给。”

“我才在家吃过了……”周玲的声音渐低,不复再闻。

两个人打小一起长大,谁不知道谁?

肚子再也忍不住的咕噜一声。

她羞的垂下脸,“三丫,我……”

“吃。”

热乎乎的地瓜,还是半块。

拿在手里,顾洛却觉得重若千斤。

这是她两辈子吃过最香的东西!

“三丫,你以后怎么办?”

彩玉的眼里全是担忧,欲言又止。

“还能怎么办,明天再说吧。”天马上就要黑了,人生地不熟的,顾洛可不敢乱走——

经过最初慌乱,她已冷静下来。

即来之则安之啊。

不管如何,她还得要活着不是?

“可是陈家那边要是看到你还活着,不会罢休的。”周玲抿了抿唇,叹口气,“你想好怎么办没?”

陈方氏不是好惹的。

要让她知道三丫没死。

不知道又要闹成什么样。

顾洛看了眼周玲。没出声。

能怎么办?

凉绊。

“下午,万老爷派人在陈家闹呢。”

就这么一句话,成功让顾洛皱了眉。

陈方氏收了人家的钱,如今万老爷家没了人,能不把东西要回去?

陈方氏什么人呐。

记忆里那可是雁过都要拔根毛的主儿!

到嘴的东西你让她再吐出去?

别说门,窗子都没有!

要是自己就这么的走出去。

陈方氏看到自己没死。

她能放过自己?

嘘口气,顾洛想,革命道路果然是长且阻。想了想,她看向周玲,“周玲,我怎么在这里?”

“是你婆婆把你丢到这的。你娘看着你还有气,所以……”她娘?黄三丫的娘?顾洛皱下眉,“这是我家?”

“你怎么胡涂了,就是你家后院的那间空屋子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,你别难过,她们实在没法子,你家里你也是知道的,哪有钱买药?”周玲的解释在看到顾洛漆黑的眸子后猛的住了嘴——没钱买药,难不成热水热乎气的被子啥的也没有?

“我没事,你别担心。”顾洛摇摇头,耸了耸肩,她是真的没往心里去,不过是为了原主觉得可惜那么一丁点罢了。

亲生爹娘靠不住的多的是。

她没必要多想。

再说,那也不是她真正的爹娘不是。

“三丫,这是我攒的两个地瓜,你拿着,别的,我也没办法了……”从怀里摸出两块拳头大小的地瓜塞到顾洛手里,周玲咬了咬唇站起身子,“我得回去煮饭了,不然一会爹回来吃不上饭就惨了。你,自己小心点……”不等顾洛说什么,她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。

查看全文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男频人气榜

女频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