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! 手机版

首页都市 → 风光绝尘小说

风光绝尘小说

已完结 免费

厌倦江湖争斗后的任平生,来到新的都市,开启新的人生。 从底层摸爬滚打,到登临绝顶,一骑绝尘。

更新:2021/02/09

在线阅读

呼啸的火车在崇山峻岭间穿行,带着隐隐闪烁的灯光,在黑漆漆的夜里有些显眼。若是从天上俯瞰而下的话,会发现这班火车像一条爬行的蛇,也像一条蜿蜒的龙!

车厢没有坐满,而且很静,几乎所有人都进入了睡梦中,就算有还没睡的,也都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。

唯独有一人睁大着眼睛,没有半分睡意地欣赏着窗外疾驰而过的风景。

或许是第一次坐火车的缘故,任平生很精神,精神得像是喝了十罐红牛。他一直盯着窗外看,似乎是想把浓浓夜色中的风光,全部吸入眼睛里。

很精神,但也不敢随便乱动,不是怕惊扰了车厢里的人,而是怕靠在自己肩膀上沉沉睡去的任雨晴会睡得不安稳。

昏黄的灯光映照下,车窗上浮现他和她的脸。

任平生很普通,是那种扔到人海里就再也找不出来的普通;而任雨晴的小脸则很精致,像是从3D电影里走出来的瓷娃娃。

如果光看脸的话,他们真的不像是一对兄妹,毕竟差距太大了。

自任雨晴睡着以来,任平生除了稍微扭动一下脖子歪,竟然就真的一动不动,像一尊死去的雕塑。

这个姿势足足保持了四个小时,任平生感觉自己的身体都麻痹了,他终于忍受不住,小心翼翼地扭动身躯,想活络活络身骨。他知道这样细微的扭动是不会惊醒任雨晴的,从小与她相依为命,所以他很清楚她的睡眠深度。

但没有惊醒任雨晴,却惊醒了对面的一个男人。

男人是趴倒在中间的小桌子上沉睡的,此时光秃秃的头微微抬起,用惺忪的目光瞅了任平生一眼,然后又继续将光头埋入了双臂间。

任平生此时才发现这人竟是个和尚,清洁溜溜的光头上有六个清晰的戒疤。

不多会儿,似乎是被惊醒后睡意全无的缘故,那和尚终于将头从桌子上抬起,挺直了腰,揉眼睛的同时还盯着任平生瞧。

任平生只能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,二十三岁,在农村里很接地气的任平生笑起来像个老实巴交的孩子。

那和尚大概是三十多岁,看到任平生的抱歉笑容后,微微摆手,示意不要紧,然后和尚掏了掏口袋,最后掏出一包烟来,自己叼上一根后,还抖出一根递向了任平生。

任平生略微无语,心想这年头的和尚穿休闲裤和潮流T恤也就算了,还抽烟?

想是这么想,总不好意思说出来,他只是轻轻摇头,用手指了指靠在自己左肩的任雨晴,表示不太方便。

那和尚了然,把烟缩了回去,想了想,又把叼在嘴里的烟给塞回到烟盒里。

任平生冲他感激一笑。

和尚低声问了句:“女朋友?”

任平生摇头,轻声道:“我妹。”

“那你这个哥做得可真好。”

任平生露出了苦笑。

两人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。

忽然的,和尚才旁边的旅行袋里掏了掏,掏出来两盒围棋,冲任平生问:“下棋不?”

任平生摇头:“不会。”

和尚又掏了掏,掏出一副象棋,看向任平生。

“也不会。”

和尚继续掏,掏出副军棋。

任平生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:“还是不会……”

和尚稍愣,接着再掏出副飞行器来,说道:“这个总该会了吧?”

任平生脸上的尴尬神色愈发浓郁。

和尚彻底无语了,却不再塞回包里去,而是直接将飞行棋摆到桌面上,说道:“我教你!”

任平生斜眼看了看靠在自己肩膀上的任雨晴,有些犹豫。

“没事。”和尚说,“小声点,小点动作,吵不醒她的。”

或许是因为漫漫长夜太过无聊,任平生在犹豫过后,终于点头。

和尚高兴地将图纸铺开,拿起一颗骰子,嘴里说道:“简简单单几句话,六点基地起飞,一次一子,可以四子齐出。如果两架飞机刚好碰到一起的话,自家迭子,对家吃子。可跳子,若飞机来到与自身颜色相同的格子上时,可以往前跳一次;可飞子,到虚线的地方就可以飞到虚线的另一边……”

和尚一边说,一边将规则都演示齐全,演练完后抬头看向任平生:“懂了吗?”

任平生点头:“差不多懂了。”

“不懂就问。”和尚说了句,手拿骰子轻轻一掷,掷出来个6。

“哈,手气不错!六点基地起飞,额外再投一次。”和尚说着,拿起骰子再次一掷。

时间慢慢过去,终于第一盘结束,和尚以压倒性的优势取胜。

和尚问道:“怎样,懂了嘛?”

“懂了!”任平生点头。

“再来?”

“好。”

第二局,和尚险胜。

赢了两次的和尚冲任平生微微笑道:“这样玩挺无聊的,不如咱来赌点东西?”

任平生面色古怪地看着他:“和尚能赌博?”

“只要佛在心中坐,酒肉都能穿肠过,何况这不叫赌,这叫玩。”

“有道理。”任平生问道,“赌什么?”

“一次十块钱如何?”

任平生犹豫,半晌后才点头:“好。”

十分钟后,任平生吃力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旧旧的十块钱,递给了和尚。

和尚收下,说:“再来吧。”

“好。”任平生还是点头。

结果又是和尚险胜。

任平生再次吃力地掏出十块钱,放在和尚的面前。

和尚看了看他,忽然说道:“不如把赌注提高点如何?”

“多少?”

“五十。”

“好!”

任平生很干脆地答应。

只不过这次是任平生很惊险很惊险地取得了胜利。

和尚怔怔地看着桌面上的图纸,在发呆。

“大师?”任平生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下。

“哦哦。”和尚反应过来,从口袋里掏出张五十面额的钱币,递给任平生,同时说道:“兄弟时来运转啊,要不要再提高点赌注?”

任平生接过钱:“哦?提到多少?”

“一百吧。”

“一百啊?”任平生脸上在闪过挣扎的神色,他看了看桌子上的图纸,再看了看手上的五十块钱,忽然一咬牙:“好!”

又过了十分钟,和尚的脸色有点黑,悻悻然地说道:“兄弟你的运气可真好。”

任平生感慨地说着:“是啊,差点点就输了。”

和尚看出一张百元大钞,恋恋不舍地放到任平生面前,说道:“这次赌注再提一下,两百。”

任平生没有说话,当是默认了。

十分钟后,和尚的脸色阴沉,像是要滴出水来。

半小时后,和尚的脸色变成铁青。

一个小时后,和尚的脸苍白得像一张白纸。

“再来!”和尚赤红着眼睛,将手伸入口袋,然后愣住。

“没钱了?”任平生问道。

在任平生的面前,已经叠起了厚厚的一沓百元大钞。

和尚艰难地扯出一个笑容,很难看,说道:“有,在包里面,现在不方便拿,你借我点,等等一起结给你。”

说着,和尚把手伸向任平生面前的钞票。

但那只手却陡然被任平生捏住了。

任平生叹了口气:“大师,还是算了吧,小赌怡情,大赌伤身。”

本来已经如纸的脸,此时更加苍白。

忽然的,和尚手上使力,想要挣脱任平生的手掌。但没有用,他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,也未能撼动眼前这个青年的手分毫。

任平生笑眯眯地用另外一只手拿起桌面上的骰子,嘴里说道:“大师,咱不玩了吧?”

只见他用两根手指头夹住骰子,猛地一掐,寂静的车厢里响起一声清脆的“啪”。

骰子直接被掐碎,白色的粉末从指缝中滑落,露出一点诡异的蓝白。

和尚颓然地跌坐回座位上,看上去有些恍惚。

骰子被掐碎之后,和尚已经完全绝望了。骗局被拆穿,而且眼前这个青年竟然光凭两根手指就把那颗骰子给捏得粉碎!

哪怕那颗骰子并非是完全实心的,可也不是普通人想捏碎就捏碎的啊。

任平生悠悠说道:“多谢大师赞助了哈,我正愁妹妹的生活费没有着落呢。”说着,他将桌子上的钱全部塞入到口袋里。

车厢又静了许久,那个和尚才长长叹出一口气:“是我栽了。”

和尚沉默了会儿,又突然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大师是想来日寻仇?”

“我总得知道自己是栽在谁的手里吧?三千块钱还不够买你一个名字吗?”

“的确是够了。”任平生点头,“我叫任平生,任意的任,太平的平,人生的生。”

“任、平、生……”和尚似乎在咀嚼着这个名字的意味,半晌后赞叹道:“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!是个好名字。”

任平生毫不吝啬地一个马屁奉上:“大师好文化。”

和尚不由苦笑:“到头来还不是栽在你的手里?”

“呵呵。”任平生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和尚蓦地站了起来。

“大师要走?”

“不走干嘛?留这丢脸吗?”

任平生道:“买卖虽然破裂了,但仁义总该在的。”

和尚怔了怔,忽然从口袋里掏出烟盒,抖出一根烟叼在嘴上,斜着眼看向任平生肩膀上的小姑娘,说:“我烟瘾犯了,换个位置抽几包烟,这里总不合适的。”

抽几包,而不是抽几根,说明和尚平静的表情下,那颗心是不平静的。

任平生愣了会儿,然后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红色的大钞,递给和尚。

“大师,我们有缘,这钱你拿着,下车后搭公交车用。”

和尚无语,可还是把那张百元大钞给夺了过来,一边把钱塞入口袋,一边嘀咕道:“既然都给了,也不多给两张。”

“不要了吧?”耳尖的任平生捕捉到声音,笑眯眯地说道:“毕竟都是血汗钱来的。”

查看全文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男频人气榜

女频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