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! 手机版

首页都市 → 最狂上门女婿小说

最狂上门女婿小说

更新中 免费

三年前,秦浩入赘林家,备受白眼,受尽打压。老婆虽然绝美倾城,但从未给过好脸色,当牛做马,却说我是窝囊废。如今三年已过,限制解开,我把一切推开,重头再来,屹立巅峰。

更新:2021/02/23

在线阅读

“秦浩,不管是否答应,你都得移植肾脏,帮沐夕筹集婚宴的钱款。当年因你上门,家族受到千

人耻笑,万人唾弃,明天的酒宴,必须要一雪前耻,光耀门楣。”

冷冰冰的话语,是老太爷第八次逼迫秦浩妥协。可肾是男人的根本,又怎能随意被人移植?

不过,他终究是林家养的一条狗,主人打骂几句,他只能忍着。

见状,围观的路人全都冷笑起来,像是在看马戏团的小丑,滑稽,而又可怜:

“这个男人还真是窝囊,连养父也保护不了,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被祖太爷看上的,难道因为他丑,

因为他穷?”

“就是,林冰婉可是云海有名的美女,上过时尚杂志,评选了杰出青年,江南追求他的富商大贾

数之不尽,她怎么就甘心嫁给一个废物呢?”

“唉,还不是林老太爷临终指婚,否则,这个废物根本没有机会在豪门当牛做马。”

“你们别不信,听闻小道消息,他这几年连女人的手指也没有碰过,丈母娘更是想毁掉这门婚事,

另觅佳婿。人活到这个地步,和猪狗有什么分别?”

接二连三的讥讽声,让秦浩更为难堪,他的屈辱史被添油加醋地放大了无数倍,成了众人缓解

压力的笑料!

对此,秦浩虽然心有怒意,却只能默默忍受。

毕竟,他是整个云海,甚至江南一代,最大的笑话!

三年前,秦浩为了救治养父的腿疾,和林老爷子达成约定,上门为婿。

正是那一场轰动全城的婚礼,让林冰婉沦为笑柄,威严散尽,而养父得不到资助,患上恶疾。

时至今日,林冰婉身败名裂,养父截肢在即。

身为七尺男儿,秦浩有心改变,却是——杯水车薪!

林家一门,分为五脉。

结婚之前,林冰婉是整个家族的明珠,林沐夕虽有能力,却始终得不到爷爷的重用。

直到林冰婉结婚那一天,她成了云海的笑柄,而自己,则成为家族闪耀的星辰。再加上丈夫沈

应飞争气,她的地位,自然与日具增。

时至今日,已能肆意踩踏林冰婉一家,俨然成为老爷子最爱的后辈。

正是基于这一点,林沐夕才处处打压秦浩,甚至逼迫他卖肾筹钱,抽尽秦浩的血液,吸干秦浩

的骨髓,籍此踩踏林冰婉,满足内心扭曲的欲望。

对此,林冰婉虽然心知肚明,可面对老太爷的安排,只能退居一旁,敢怒,却不敢言!

就在众人以为能逼迫秦浩答应之时,一向软弱可欺的秦浩紧握拳头终于站出来反对安排:“沈

应飞拉动投资对付我老婆,代价还是我爸的肾。你们有什么权利这么做?他是家族的继承人,

难道冰婉就不是家族的一份子了吗?”

此话一出,众人无比错愕,都以怪异的目光看向秦浩。

“林家真是代代衰弱,现在才第三代而已,居然连一个上门的废物也敢对家主大吼大叫了。”

“老太爷真的老了,年轻时英姿飒爽,年老时连一个决定都落实不了,廉颇迟暮,英雄老矣啊!”

“这个臭名昭著的窝囊废还算有些骨气,只不过,人活在世界上,光有骨气有什么用?囊中羞涩,

两袖空空。不仅老婆要跟着吃苦,连老爸的现在也要被人挖走。”

“果然应了一句话,做人不能太刘阳,当狗不能太秦浩!”

路人一连串的话语,让老太爷面子上有些挂不住。人至高位,最在乎的便是颜面,秦浩上门三

年以来,已经让林家背负了不少骂名,现在,连她也要被人耻笑。

下一刻,他满是褶皱的老脸变得无比阴沉,立马向一旁的张丽怒骂道:

“老三,这就是你们管教的好女婿,整天丢人现眼也就罢了,现在连我的安排也不服从。”

“是他不把我这把老骨头放在眼中,还是你们觉得我老了,可以不听我的话了?”

冷漠无比的话语,彰着她的威严,也彰显着现实的残酷。

丈母娘张丽心里虽然不情愿,却不能公然忤逆老太爷,此时,她几步走到秦浩身前,将所有委

屈一股脑撒了出来。

啪!

“都怪你这个废物,不仅让老娘丢人现眼,还让冰婉也跟着吃苦受累。现在老太爷让你卖一个肾

怎么了,今天就算捐眼睛,捐血,甚至把骨灰捐去做肥皂,都是你应该做的,是你这个废物,

欠我女儿,欠我们林家的。”

冰冷的语言,冰冷的巴掌,无疑刺痛了秦浩的心。他是家里的女婿,不是没有尊严的宠物狗。

可丈母娘却没把他当人,甚至时刻想将他赶出家门,另择佳婿。

不过,即使受到侮辱,秦浩也选择了沉默应对,一切,只是为了养父那少得可怜的治疗费,一

切,只是为了老婆不受牵连,不再受人耻笑。

见秦浩沉默,林沐夕跪在老太爷身前,强行挤出几滴泪来:“爷爷,都怪孙女无能,不能举办像

样的婚礼给家族雪耻。我们林家百年基业,大风大雨都抗下来了,居然因为一场婚礼,因为一

个废物,毁于一旦。”

“是孙女没用,是孙女无能啊!”

林沐夕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起来,一旁的女婿沈应飞眼睛滴溜溜一转,也跟着哭诉起来:“老

太爷,是女婿无能,无法举办像样的婚礼,无法挽回家族的颜面,我愧对您的厚爱,愧对沐夕

对我的信任啊!”

听到这话,老太爷阴沉的脸,变得更为阴沉!

林家百年,一直蒸蒸日上,可三年前秦浩入赘,让林家成了云海的笑话,原本交好的家族,也

嫌弃林家丢人,断绝了往来。

三年时间,各种负面问题爆发,时至今日,已经破产在即。

明天的订婚宴席,便是改变家族形象的契机,而筹集资金的任务,便落到了秦浩的身上。

“老三,让这个废物卖肾的确有违常理,但一切都是为了家族繁荣,一切应该以大局为重。”

“我知道你们心有怨气,等家族扭亏为盈,第一时间补偿五百万。冰婉的公司也能获得投资,

重新焕发生机。”

“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,也得为家族考虑。你身为林家的儿媳,难道不为家族着想吗?”

老太爷软硬兼施,甚至许诺了高额福利,一切,只是为了逼迫秦浩卖肾。

林沐夕也过来拉着张丽的手腕,口中满是讨好的语气:“四伯母,你们一家人都在被人耻笑,这

些年难道还没受够这个废物带来的影响吗?”

“周家的周大少爷一直喜欢四妹,秦浩卖肾之后立马离婚,对谁都百利无一害不是吗?”

“更何况,周大少要是成了你的女婿,从今往后,谁还敢欺负你们?”

一连串话语,直击张丽的内心,三年期间,她受到的屈辱,比前半辈子都要多,她老了,这辈

子能否富贵,全靠女儿找的夫婿。

现在,难道要把一家人的下半生,全都捆绑在秦浩身上?

想到此处,张丽面色一寒,冲秦浩无情命令道:

“秦浩,赶紧去把肾脏移植了,不要耽误沐夕的婚礼。移植之后,立马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,

从今往后,你不再是我们林家的狗,也休想再吃我们林家的剩饭!”

“还愣着干嘛,赶紧滚啊,还想着摇尾乞怜,老娘被你拖累了三年,难道还要可怜你不成?”

“就是,一个只知道吃软饭的废物,除了白嫖,一无是处,这样的人活在世上,简直是浪费空

气。”

“都到这份上了还想赖在林家,真是一只不折不扣的寄生虫,可怜,也可耻!”

一旁的族人也跟着冷笑起来,全都对秦浩厌恶不已。

在他们眼中,秦浩就是家族养的一条狗,现在到了利用的时候,自然不会留任何情面。

秦浩虽然不在乎这些人的态度,却也没想到丈母娘会如此无情,略作迟疑后,他将目光投向了

林冰婉身上:“老婆,这关系到我们的后半生,你出来说几句话啊!”

林冰婉一脸不忍,结婚三年,她对秦浩的情感很是复杂。

三年相处,秦浩对她言听计从,每天洗衣拖地,烧菜做饭,从未有过任何抱怨。

虽然没做出多大的成就,可一直在为家庭默默付出,论付出,秦浩并不比她少。只是,这些年

家族不断衰败,自己在族中也没有话语权,就算反对这件事,也有心而无力。

不过,秦浩终究是她的丈夫,是法定的夫妻,哪怕是一条狗,也会有一丝感情。

可正当她要开口时,林沐夕直接叫来了医生,无论秦浩是否同意,都将强行换肾。

“秦浩,你就是我们林家养的一条狗,你想从家族离开可以,但这个肾脏,你必须要移植,这

就是你的命,你穷,你没能耐,你就活该被欺负!”

适时,林沐夕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秦浩,语气冰冷,神态自若。

这一刻,一直忍耐的秦浩,心中也燃气了一丝怒意,一双眼眸之中,更是炸射出冰冷的寒芒。

欺人至此,简直泯灭人性。

无尽的侮辱,无尽的踩踏,就连林冰婉也看不下去了,一直沉默的她推开了族人,呵斥道:“都

给我住手!秦浩就算再不济,也是我林冰婉的结发夫妻。什么时候,连我的男人,也要任凭你

来做主了?”

轰隆隆!

此言一出,宛若惊雷炸响,无论是林沐夕,亦或是老太爷,都被这一举动吓得愣住了。

从何时开始,林冰婉这么在乎这个废物了?

众人心思各异,林冰婉却没有理会,也不管秦浩作何表态,将钥匙往秦浩手中一扔,冷漠道:

“你今晚先到公司凑合一下吧,钱的事情,我来想办法。”

说罢,林冰婉转身离去,只留下震惊的族人,以及神色复杂的秦浩。

一场闹剧,就此结束,半小时后,长江河岸。

望着滔滔江水,秦浩心中感慨万千。

往昔的一幕幕不断在脑中浮现,所有的委屈,所有的屈辱,都在心中回旋。

“噗嗤!”

心有郁气天难平,秦浩喉咙一甜,一口猩红的鲜血喷了出来。

适时,浪花翻涌,波浪漫天,漆黑的夜色,凉得刺骨!

可就当他万念俱灰之时,一名身穿唐装的老者,来到了他的身后:“曾经俯瞰天下的韩家真龙,

居然任人欺辱,沦落至此?”

查看全文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男频人气榜

女频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