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! 手机版

首页都市 → 豪婿战神小说

豪婿战神小说

更新中 免费

狂横皆为身外辱,公侯可废血刀头,不屑滔天权势荣耀,只守佳人安度一生,奈何这世道负我,家人被欺,爱人受辱,奸佞当道……那我便用这拳头,破天,碎地,击破这不公,踏碎这不平,战神一啸,不服,灭!

更新:2020/11/22

在线阅读

淄城市,天空阴沉。

孝妇河大桥下。

萧牧之手持鱼竿钓鱼,表情淡然,眼神却比天空更阴沉一丝。

身后,数百黑衣彪悍保镖一字排开,将整条河清场,连绵十公里,来回巡视如临大敌。

他手中鱼竿轻轻一点轻抖,一条金色鲤鱼骤然跃出水面挣扎。

“时间到了,您该回去了。”

身后一唐装老人叹了口气:“老太太知道错了,想您回去。”

“回去?”

萧牧之嘴角露出一丝嘲讽:“那我是钓鱼,还是被钓的这条鱼?”

唐装老人眼神闪过恐惧,恭敬低头不言,眼前男人,如同一座巍峨大山,冲天的桀骜,睥睨四野!

霸主,这才是真正的霸主!

“永远记住,我的命运,我萧牧之自己说了算!”

萧牧之表情冷峻至极,手腕灵巧一抖,眼见金色鲤鱼脱钩跃入水中游走,嘴角划出一丝冷酷弧度!

所有保镖身体绷直,一丝不动,如同石像一般,目光崇敬狂热盯着眼前伟岸男人。

萧牧之!

淄城巨贾萧家长子嫡孙,第一顺位继承者。

萧牧之!

华夏传奇战神,横扫四野未尝一败,权势财富滔天,宵小退避三舍。

“回去告诉她,她生,或者死,与我无关。”

萧牧之剑眉之下眼神冰冷,淡淡吐出几个字:“把我送入孤儿院的那一刻,我的命,天早已注定!”

骤然一声惊雷,炸裂群山回荡!

“给我命的,是天,是这该死的命运,不是她!”

萧牧之骤然厉喝,挥手扔掉鱼竿走入旁边豪车之中。

暴雨如骤瓢泼,所有保镖单膝跪地目送汽车离去,在暴雨之中纹丝不动,如同一块块巨石木桩。

唐装老人僵直身子突然瘫软,噗通跪倒在地。

他扬天喃喃,泪流满面:“老爷,您做错了,我们真的错过了!”

车上。

萧牧之掏出电话,电话对面恭敬:“查到了,她在淄城长大,东山医科大毕业后分配到了一家民营医院实习医,可是现在要结婚了,对方是医院投资方的公子。”

他眉宇之间带着一丝冰冷淡淡:“我不在,她怎么能结婚?”

“怎么办?”

“当然是抢回来!”

萧牧之划出一丝冰冷弧度,随手挂断电话。

轻轻伸出右手腕,摸索一块早已经斑驳沾血手帕,冰冷眼神骤然多了几丝温度。

是她吗,她竟然要结婚了?

当年萧牧之父母婚姻因受到家中反对,私奔逃离,颠沛流离吃了很多苦。

十三年前,因父亲车祸去世,七岁的萧牧之被母亲送回萧家。

母亲跪了三天三夜,头都磕出了血,只为了信守父亲的嘱托让儿子认祖归宗,却被萧家老太太无情拒绝,乱棍打出!

母亲万念俱灰,将萧牧之送往一家私人孤儿院后跳河自尽。

而萧牧之在孤儿院受尽欺辱折磨。

只有她,为萧牧之遮风挡雨,挡住萧牧之,替他抵挡拳打脚踢,给他擦血。

那一双倔强而又温柔的的双眸,早已经印刻在了萧牧之心中,成为了他最高的精神信仰,像是一团火,在他坚持不下去的时候,不断灼烧他的魂,疼!

之后,萧牧之被神秘组织带走到一个荒蛮岛屿,接受了让所有人听到都会恐惧的恶魔训练,五年,残酷的竞争,残酷的淘汰。

吃饭会被下毒,洗澡会被暗杀,甚至睡觉都会被暗杀。

一万竞争对手,只要一个,只留一个,甚至所有教官都得陪葬死!

造神计划,只有神能活下来!

最终,踩着尸山血海走出的只有萧牧之,伤痕累累,傲骨铮铮,目光如剑,睥睨四野!

萧牧之的出现,令世界颤抖,所有群雄匍匐在他脚下。

又是一个五年,他已经是战神,已经是踩着敌人头颅狂饮豪醉的不死狂徒,所有人心中的丰碑。

他累了,选择了回国。

从此狂龙战神传说也只存在于传说之中。

因为萧牧之忘不了她,忘不了那句誓言:“若我出人头地,定鲜衣怒马,娶你为妻。”

女孩笑,狂笑流泪,仰头露出伤痕累累的脖颈看向别处,半晌吐出几个字:“我等,你不来,我不老,不嫁,不死。”

你怎能嫁?

你,廖惜若!

你是战神的女人,你怎能失言,怎敢食言?

窗外,暴雨如骤,雷电如虹!

淄城,天韵庄园,号称东山省第一富贵豪园。

贵客如云,豪车似雨。

淄城著名的豪门沐家公子沐天豪娶亲,谁能不来,谁敢不来?

别墅二楼奢华书房之中,众目睽睽之下,廖惜若一袭红裙目光漠然坐在角落不发一言,如同一头被人围观的孔雀。

冷漠深处却隐含无助,孤恐。

沐父,号称东山医药界第一商贾沐正淳眼神冷厉看着眼前沐天豪:“你缺一个解释,破实习生不值一百万。”

“我喜欢她,我就要娶她为妻。”

沐天豪带着一丝得意看一眼廖惜若:“她长得多漂亮,我心痒痒很久了,尤其是穿上医生装后,啧啧。”

“漂亮女人只是玩具,发泄的工具罢了,根本不适合当我沐家儿媳。”

沐母带着一丝鄙夷冷哼:“一个孤儿院走出的下贱货,哪里配得上沐家地位,她能帮咱做什么?”

“行了,孩子喜欢也就算了,一百万而已,当买了个玩具。”

沐天豪眼神闪过倦怠,摆摆手嘲讽:“玩够了,给点钱打发了就是。”

“记住,你不能怀孕,因为你这种贱货当不起沐家血脉,你学过医,自己要避孕。”

沐母尖酸鄙夷恶狠狠戳着廖惜若额头:“我们就算是借此收回点份子钱算了,你别真当回事儿,你不配。”

廖惜若一阵酸楚,缓缓闭上眼睛。

其实沐家一切原本是自己的。

廖家原本是祖传的中医世家,父亲廖忠民更是誉满东山省的杏林圣手

沐正淳其实早先拜师廖惜若的父亲廖忠民,学医二十年,最终却利用廖忠民的老实巴交,套取了药方后设计坑骗,最终逼得家破人亡,父母承担不了压力自杀。

之后沐正淳成立医药公司,后来发展成东山医药行业龙头,更是成为淄城商会理事,在淄城权势很大。

膝下两子一女,沐天生,沐天豪,沐天爱。沐天生主要做省外市场原材料生意,结婚娶了纺织大王马三光的女儿。他原本是国外名牌大学肄业,因玩大了国外贵族女人肚子,被开除追杀,为了遮丑,沐正淳花了不少钱。

女儿沐天爱,自小叛逆,平时疯玩也不顾家,只会花钱。

而沐天豪,传闻之中性格偏激乖张,小时候就被诊断出有妄想症,做事歹毒狠辣,曾经养过一条狗,因为不够听话,直接扔进绞肉机活生生绞成肉泥,因为跟人抢女人,被打断了一条腿,至今有些坡脚,淄城有名的恶少。

被他玩过的女人数都数不清,很多都已经精神失常,被迫背井离乡。

廖惜若眼神闪过一丝痛苦与压抑,缓缓攥住拳头,绝望的泪水缓缓流下……

“大喜的日子哭什么哭?”

沐母没好气抓起一叠钱砸过鄙夷:“一个丧门星一样的东西,给你钱,你不就是要这个吗,都给你。”

鲜红的纸币飘摇,洒落一地如枯萎花朵凋零……

“行了,打扮一下出去接待客人吧。”

沐正淳背着手鄙夷冷哼;“女方来了多少人?”

廖惜若咬住嘴唇缓缓摇头,缓缓伸出两根手指。

“一个孤儿有个屁亲友,鬼啊?”

沐天豪冷笑一声,恶狠狠在廖惜若胳膊拧了一下咬牙切齿:“给我笑,咧嘴笑,否则,你一分钱都拿不走,没有肾源,你的死鬼奶奶就得等死。”

廖惜若疼的微微皱眉打了个哆嗦,擦擦眼泪表情变得漠然。

别墅广场之上,衣冠楚楚宾客如同过江之鲫,四处恭维。

沐正淳面色温和走出,环视四周,微微挥手。

廖惜若的姑父苟天德谄媚钻过人群低声下气笑:“怎么样,亲家,我这个侄女不错吧,那钱您看?”

“离我远点,我不认识你。”

沐正淳带着一丝厌恶冷哼,随手擦擦被他碰过的地方,如同沾染了病毒一般。

所有宾客发出雷鸣一般掌声,纷纷恭维:“哎呀,恭喜天豪少爷。”

“对啊,天豪少爷真好运,这么漂亮的女人。”

一宾客阴阳怪气调笑,四周发出一阵哄笑,都是情场老玩家,谁不知道谁?

“各位,今天是我儿天豪的大喜日子,诸位给我面子,那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。”

沐正淳笑吟吟摆手:“话也不多说,下面婚礼咱们就开始吧。”

四周掌声欢笑声响起,廖惜若情不自禁脸色煞白,脚步后退一步。

查看全文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男频人气榜

女频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