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! 手机版

首页都市 → 战神一怒小说

战神一怒小说

连载 免费

十年戎马,他战功累累,封王称神。但,锦衣归来之时,他却发现,昔日贵为豪门的家族,已经落魄到任人欺凌的地步。战神一怒,天地变色。只要有我在,我秦家,就是举世第一豪门!

更新:2021/03/18

在线阅读

第1章

十月,一场秋雨。

一艘战舰的甲板上,一个青年男子身穿黑色长衣,身姿挺拔,海风吹动他的头发。

他双目坚毅而沧桑,望向即将停港的城市——他离开了十年的地方。

十年前,他还是个壮志凌云的少年郎,辞别家人,毅然从军。

戎马十年,他镇守边疆,战功累累,威慑四方来敌,更因盖世战功,获封战神之名。

“十年了,我终于回来了,可是,故人还好吗?”

一声轻叹,道破无尽沧桑。

青年身后,是一个高大威猛的大汉。

大汉一身军装,肩膀挂满徽章,一看便知等级不低。

不过,他看向青年的眼神中,却满是敬重。

因为,他知道,眼前这个男人,就是无敌的战神,传说一般的存在。

大汉上前半步,躬身问道,“还有二十分钟才到,您身体还有伤,要不进房间休息下?”

“无妨,对了,我之前吩咐你的事,调查得怎么样了?”

“都已查明,当年之事,城中几大豪门都有插手,手段卑劣。”

“几大豪门么?”青年眼中闪过一抹厉色,“在我眼中,豪门皆是尘土,只要出手了,那这账,迟早我都会一一跟他们算的。”

“这等小事何须您亲自动手,要不我……”大汉连忙说道。

“不了,有些仇,得自己报。”

青年打断了他的话,顿了一下,“不过,这些不急,现在先送我回家吧,十年沧桑,我该回去了。”

悠悠一声轻语,消逝在海风之中。

……

棚户区,秦川驻足在了巷子一头,眼神颇为复杂。

战场之上,他是冷血无情的战场之王。

十年浴血在战场最前线,他却从未忘记他还有一个家。

吾辈男儿,保家卫国,有国才有家。

这个道理,秦川从未忘记,整整十年,他都没能回过家。

一别十年,谁曾想却是眼前一幕。

秦家,江城当之无愧的第一家族,在家主秦诚为的带领下,秦家说自己是老二,江城就绝无任何一个家族敢说自己是江城第一。

短短一年,昔年那江城第一已经没落到了要住在如此破旧的棚户区之中。

“王主,你还在为此自责么?”

那个大汉,也就是吕鹏,他上前一步,脸上亦是有复杂之色:“昔日,你领军作战,不能驰援归来,今日以您的身份只需要一声令下,便是可以让秦家恢复往日荣光,甚至远超从前,何苦还要为此自责?”

秦川苦苦一笑。

是啊,他今日身为一域王主,要让秦家恢复往日荣光真的太简单了,可秦家没落时所遭受的苦痛,他又如何能够弥补。

“你在外候着吧,我独自进去。”

一处棚房面前,秦川交代了一句,踏步朝着巷子尽头走去。

这条路,不长,却很难走。

到了家门口,秦川调整好情绪,正打算推门而入,不和谐的声音却先一步从屋内传出。

“姓秦的,半个月时间已经到了,你该给我一个答复了。”

破旧的棚房内,昏暗的灯光拼了命的想照亮屋子,烂木桌缺了一角,桌上摆放着凉了许久的残羹剩菜。

一个颐指气使的声音响起:“要么你让高利贷追债的人砍死,要么让你女儿跟了我,我不光可以改善你们现有的生活状况,更可以帮你们将高利贷的事情搞定。”

“别说半个月,就是半年我都不可能答应,你刘玉波是什么人,别以为我不知道。”

秦诚为怒视着眼前这青年男子,男子叫刘玉波,是星鼎集团副总裁刘汉的独子,在整个西城区那都算一号人物,平日里不知道多少女人对他暗送秋波。

但,这个人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。

秦家尚未没落之时,秦诚为就知道,这个刘玉波仗着家里的一些关系,不知道玩弄了多少女人的感情,更是让一位在校女大学生跳楼,最终事情让他家里给压了下去,混蛋到了极致。

就这么一个人,他怎可能将女儿交给对方,那不是亲手把女儿推向万丈深渊么。

刘玉波不意外秦诚为的答复,他冷厉一笑,拿出手机作势要打电话。

“姓秦的,你这是给脸不要脸,你还以为你是以前那个高高在上的秦总,现在你就是个收破烂的,人要有自知之明。”

“你不答应是吧,那我倒是要看看等收债的人上门了,你要如何应对,我等着你跪着来求我。”

刘玉波肆无忌惮的笑声响起,他满脸的嘲弄,目光落在被秦诚为护在身后的一名女子身上。

女子二十岁出头,一身干旧的衣服满是油污,缩在秦诚为身后的身子瑟瑟发抖,眼中流露出畏惧之色。

女子叫秦思,是秦川的养父的亲女儿,小他八岁,以前就喜欢跟着秦川的屁股后面要糖吃,蹒跚学步的时候也是一口一个‘哥哥抱我’,可爱得紧。

转眼二十年,当初那个小女孩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了。

饶是现在穿着打扮很是一般,但那一张青秀的脸和那灵动的双眼,却是在告诉世人,只要简单收拾打扮一下,一样是个美人胚子。

刘玉波的眼神充满侵略性,那样子恨不得立马将秦思揽入怀中,然后带回去好好享用。

光看还不过瘾,仗着自己年轻气壮,刘玉波一把推开秦诚为,禄山之爪朝着秦思抓去。

“她若伤了,你的爪子就别要了。”

正当刘玉波推开秦诚为,狗爪子刚抓到秦思的时候,一道冰冷至极,仿佛令人如坠冰窖的杀意滚滚袭来。

秦川来了。

他万万没想到,刚进家门就撞见这样一幕。

虎落平阳被犬欺,秦家没落了,什么小猫小狗都敢跳出来装模作样。

居然将主意打到了秦思身上,这可是他捧在手上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妹妹。

真是,色胆包天。

“什么人,敢在本少面前大放厥词?”

刘玉波猛地回头,吃人的眼神瞪在秦川身上,恨不得将秦川生吞活剥了。

秦诚为和秦思这会儿才注意到棚房门不知何时被推开了,屋子中也多出了一个男子,很熟悉的样子。

秦思眨巴了一下眼,反应过来泪水夺眶而出,从刘玉波手中挣脱出来朝着秦川扑过来,呜咽一声哭出来:“哥,你可算回来了。”

秦川将秦思揽入怀中,轻抚怀中女孩脑袋,声音温和不已:“对,哥回来了,以后哥来保护你。”

秦诚为也变得激动不已,老泪纵横,离开十年的儿子,终于回家了。

刘玉波逐渐反映过来,早先他也听说过秦诚为有一个养子,结合刚才秦思的称呼,他逐渐肯定下秦川的身份。

原来,是这个家伙回来了,真是傻了,还以为秦家是以前的秦家么,一个养子也敢在自己面前大放厥词。

呵,一样是垃圾!

查看全文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男频人气榜

女频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