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! 手机版

首页玄幻 → 债帝小说

债帝小说

已完结 免费

御庭一统,有军首四方镇世,大将无双,凌压八方四域。 少年元跃,手持债书,债讨天下。 诡异玄妙的能力,绚烂多姿的冒险,神奇瑰丽的世界。 帷幕舒展,一具红白天平,称量人心 终到头,问世间,孰为债帝?

更新:2021/06/15

在线阅读

火烈岛,三国鼎立,人火国,地火国,天火国。

人火国,八府之一,西南千山府,府下暮雪城,城主府,杂物仓库。

满头大汗的少年从小山一般的杂物深处掏出一个黑匣子。

匣中有一书,书名债经。

“无上法讨债,当下法传经……元万雷。”

“讨债入门二十五……”

“赖账原理与技巧……”

“讨债第一节,擒贼擒王;第二节,借刀杀人;第三节,欲擒故纵……”

少年津津有味的翻着债经。

他想不到,欠债还钱这么简单的事情,里面居然还有这么多门道。

他兴致勃勃的翻阅,看各种讨债技巧,时不时的恍然大悟,击节赞叹。

最后几页,少年眼睛陡然一亮。

他看到了自己最感兴趣的东西。

债书,先祖遗留下来的神奇秘宝,有玄妙无比的功效,能通过讨债还债来提升债书主人自身的实力,不论资质,无关天赋,哪怕一个傻子,只要完成债书的任务,就能提升实力。

少年是暮雪城城主元好古之子,元跃,年已十六,实力,体术一阶二品。

体术一阶二品,对于普通人来说,已经强得可以,但对于堂堂暮雪城少城主,却是渣得离谱。

整个大世界,修炼者分为体修与秘修两大体系。

体修者,修炼肉体,凝聚气魄,从而臻至天人合一的无上大境界。体修九阶,每阶九品,九阶九品,就是极致,有撕天裂地之能。

至于秘修,则是另外一种体系。

秘者,玄之秘宝也。持有秘宝,将其融入自身,从而获得秘宝特有的神奇能力,诡异奇绝,千奇百怪,让人防不胜防,可称之为秘修能力者。衡量实力高低,与秘修融炼秘宝的程度相关联,融合程度越深,实力就越强。

两大体系当中,体修人数众多,秘修在火烈岛上仅限于传说,绝大多数人都不曾见识。

“债书,真是好东西啊!”

元跃忍不住流起了口水。

须知,当初给他起名元跃的来由,就是他老爹期望“鱼跃龙门,过而为龙,唯鲤或然”,是希望他能够龙跃九天,跃然人上。

但愿望极好,现实却残酷。

体修当中,十六岁还处于一阶二品这种刚刚入门的境界,元跃的体修资质,可谓烂到了极点。尽管他已经非常努力去磨练自己,但限于天赋,效果寥寥,进步微乎其微。

虽然没有人责怪他,实力低微的他,依然是府里人见人爱的少爷,叱咤纨绔,不输于人,但他心里依然很不是滋味。

不论资质,只要讨债就能提升实力,债书这种好东西,一下子点燃了元跃蓬勃的野心。

他在仓库里翻箱倒柜的找了起来。

这个巨大的仓库,堆放了无数乱七八糟的东西,从小到大,这里就是元跃最喜欢呆的地方,不论是逃避现实,还是从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里寻找宝藏的快感,都让他乐此不疲。

找了半天,古书倒是翻出来不少,但没有一本能跟债书对得上号。

元跃大失所望,将厚厚的债经提了起来,当啷一声,一块黑黝黝的刀币铁牌掉在地上。

黑乎乎一块铁疙瘩,锈迹斑斑,手指一搓,能磨下大块大块的铁锈。

什么破烂玩意!

元跃准备将刀币铁牌扔掉,心中却是一动,将铁牌揣在兜里。

抱着债经,元跃离开了仓库,这是他的战利品。

阳光照耀,少年脸上的细密绒毛纤毫毕现,光芒下显得神圣无比,稚嫩白皙的脸庞更透着一种勃勃向上的生机,这是十六岁少年的容颜,充满了无上的活力。

他有一头蓬松的银白色卷发,一双小眼睛,一米七左右的身材,健康茁壮,脸上挂着腼腆羞涩的笑容,看上去阳光十足。

他身上邋里邋遢,脸上一抹抹灰尘污渍,衬着那灿烂的笑容,洁白的牙齿,整个人却散发出一股蓬勃而泼辣的气息,像春天的野草。

迎面走来一位妖娆美女,棕色斜马尾,蕾丝黑白女仆装,手托着巨大木桶,霸气十足。

元跃转身就跑,却被纤纤玉手一把揪住衣领。

“跃少爷,怎么又弄成花脸猫了?赶紧去洗澡,去去晦气……”

曲线玲珑的美女有一个美丽名字,狄花花,城主府厨娘,芳龄二十八,脸上留有三道横贯鼻梁乃至整个脸庞的白色疤痕,白玉微瑕。

元跃一脸苦色。

狄花花像拎小鸡一样,将他拎到澡间,瞬间就将他衣服扒了个精光,扔进木桶里,咣当一声将木桶放在火坑上,烈火熊熊烧了起来。

“真是不省心!那个破仓库有什么好玩的,弄一身灰尘,带一身晦气……”

“花花姐,大白天的洗什么澡,我还要出去玩呢……”

元跃泡在沸腾的药汤里,习以为常,正恬着脸笑,天真无辜的小眼睛一眨一眨,一脸的卖萌弄乖。

整个城主府,所有人都对他宠爱倍加,特别是厨娘狄花花,更是把他当亲弟弟一样的溺爱无比,三天两头就拿他当水煮蛋,放一堆乱七八糟的药物来泡煮,美其名曰洗澡。

元跃就像泡在蜜罐里长大的孩子,温室里长大的花朵,所有人都对他呵护备至,费尽心思。

“花花,结果怎么样?”

“配方重新调整过了,药力吸收超过预期效果,药宫星丸已经彻底成形……”

“这么说,可以进行下一步……”

“还不行!黑锁已经彻底融入他的身体,想要在十八岁前破除而不伤及本源,星丸积累的药力远远不够……”

“可恶,要是让老子知道当年谁给这孩子下的黑锁封印,老子非把他揍死出来不可……”

“其实……只要他一辈子开开心心的,没有实力也不打紧!”

元跃并不晓得,有许多人为了他的将来而殚精竭虑,他一直都是个单纯而快活的少年。

沐浴药汤之后,他在自己院子里打拳,拳风呼啸,裸露的肌肉热气蒸腾,汗水淋漓,全力以赴。

尽管没有多大效果,但每次泡完药汤,他都会将自己折腾得筋疲力尽,以期让药效发挥到极致,多少让自己的实力提升一点点。

二品的境界依然有如顽石,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。

元跃已经习惯了这种顽固,心情很平静。

再努力就是了。

整个人弄干爽之后,他走进自己的小仓库。

他整理起自己从大仓库掏出来的东西。

他有一双灵巧的手,摆弄各种小玩意得心应手。

他用砂纸将那块锈迹斑斑的黑色铁牌打磨得铮亮有光,贝字刀币,顶端有圆孔,壁面鎏着云焰图纹,透着一种莫名的古朴深邃。

直觉告诉他,这块刀币,跟他有着十分的缘分,总给他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与熟悉感,就像浸淫在血液深处,灵魂深处的一种亲切与悸动,让他不由自主的亲近。

他拿绳穿了刀币,挂在脖子上当项链。

“少爷,一切都准备好了,您什么时候出发?”

房门外说话的是司青龙,还有一名跟他一模一样的青年,司白虎。他们是双胞胎兄弟,是元跃的贴身保镖,出外的时候向来随侍左右,须臾不离。

但一身青色劲装的元跃,此时却已经溜出城主府,大摇大摆的走在大街上,一身的轻松。

偷溜出来,他一路直奔猎人大街。

猎人公会就在猎人大街尽头,一座狂野而肆意的青石建筑,无数气势凶悍的猎人进进出出,多是目光锐利,身材魁梧的大汉,彪悍之极。

元跃十岁就在猎人公会里注册,在暮雪城里算得上资历深厚,但六年过去,他依然是见习赏金猎人,距离一级赏金猎人看似触手可及,实则天堑难越。

追猫抓狗兼送信,这些琐碎小事,就是猎人公会的见习任务,但想成为一级赏金猎人,再多见习任务都不管用,必须完成三件真正的一级任务,比如猎杀恶人,比如进入天南山脉狩猎玄兽等等。

迄今为止,元跃的一级任务失败数量19,完成0。

这是一个令人发笑的数据,堪称暮雪城猎人公会有史以来最惨不忍睹的记录。

一级任务目标,不管人或玄兽,实力最低都在一阶四品,元跃一阶二品的实力,想要独立完成,确实难如登天。

“哟,这不是我们的十九连击大少爷么?怎么,今天准备来一个史无前例的二十连暴击?”

“跃少爷,你的左青龙,右白虎呢?”

“没有保镖在身边,出门当心一点!”

“那司家兄弟听说天赋极高,实力了得,怎么连三个小小的一级任务都完不成?奇怪,奇怪!”

“浪得虚名罢了!”

“纨绔子弟,追花逐蝶是他们的强项,至于赏金猎人,痴心妄想!”

元跃的特征过于鲜明,一头银白色卷发,暮雪城独此一家,一进猎人大厅,就引起了一阵哄笑,猎人们议论纷纷,讥讽之色溢于言表。

撇了撇嘴,元跃来到大厅公示屏前,查看任务公示。

19个一级任务,事实上都已完成,但他上报公会却是失败,这才有十九连击的笑话传出。

司家兄弟,两大保镖的实力,完成一级任务,绰绰有余。

但不是自己独立完成的任务,在元跃眼里,都是失败。

赏金猎人,在他眼里,有着无比神圣崇高的地位,不容亵渎,只有依靠己身力量,独力获取猎人资格,才算真正的成功。

今天,他撇开司家兄弟,就是想靠自己力量来完成一级任务。

“猎杀十只跳跳兔,十张兔皮,赏金50金币。”

跳跳兔,一阶四品,只会喷酸液,血薄敏捷高,应该能杀吧。

元跃犹豫了一下,接了任务。

查看全文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男频人气榜

女频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