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! 手机版

首页玄幻 → 修罗至尊小说

修罗至尊小说

已完结 免费

天地一修罗,万古一至尊。 风家子弟风来天生石府无法修炼,却心有执着,不甘平庸,凭大毅力辟心府,修不死功法,踏神阶而上,怒斩群雄,又有为红颜一怒,伏尸百万,证道修罗,位列至尊。 最销魂出品,拳霸天下,等你来战!

更新:2020/12/02

在线阅读

天梦大陆,临沧城。

七月流火日,九月授衣时。

虽说七月已经过半儿,时令开始逐步转凉,但有经验的老者都知道,酷夏的日头在这个时候才是最毒的。

然而就在这炎毒迷漫,酷暑难当的环境中,城东一处人迹罕至,临近沧海的一处砂石滩上,却有一个少年,欣然接受着炎阳的暴晒洗礼。

只见这名少年,赤身裸腿,脊背似蟒身略微弓起,双手向前虚探,虎口微抿,仿佛要从虚空探取什么,给人一种似静实动的观感。

少年的面容已被汗水遮住,只能依稀分辨出他原来的模样还算清秀。

他的肤色铁红,如同刚从炭炉中取出的铁棍,浑身精肉都在不住抖动,甚至能够听见他满嘴银牙打架的声音,只是他的双腿,犹如两根铁桩,牢牢地钉在细碎的砂石之中,一动不动,这才使他不至于立刻倒地。

“坚持,再坚持一会儿……”

少年看了看炎阳在天空中的位置,心中鼓励自己道。

炎桩功,静态锤炼体力的一种功法,修炼炎桩功的特点便是得在当天炎阳高照,阳气最为强盛的时刻,自南向北,迎面朝阳,将身体曝晒在炎阳之下,运转功法,勾动体内的先天之火,配合体外天地的后天之火,一内一外,两火相济,将身体反复锤炼。

在这个过程中,人的身体就如同一块被扔进火炉的岩石,须得不断接受两火的烧打锤锻,修炼者如坠火炉,痛苦程度不言自明。

炎桩功的修炼虽然痛苦,但一旦功成,修炼者便会立刻拥有堪比开荒境二重的肉身力量:五马之力。

《神运经》上讲:“一马奔千里,五马可分尸。”分尸之力,说的就是这种肉身力量。

而炎桩功想要大成,必须得将身体锤炼的没有一丝杂质,内外通透才算完功,这是水磨工夫,没有十年苦功绝对做不到。

所以整个临沧城,过百万的人口,都没有人会选择炎桩功,除去修炼痛苦且费时间这个个原因,另外一个原因,也是最重要的原因:他们想要锻体,根本不需要如此费事。

“呼……”

少年长长呼出一口浊气,此时炎阳已经斜下,看来是要收功了。

只见他双手缓缓收回,然后自上至下,自左向右,用掌心肉仔仔细细地在全身揉搓起来。

这是每日炎桩功后必做的功课,名为败火,也称散火。

待这一套做完,少年突然感觉身体内外一通,自然、轻盈、舒爽各种快感纷至沓来,简直令他欲仙欲死。

少年这才猛地拔出双脚,不可思议地摸着自己的身体:“呀,大功告成了?”

过了良久,那少年确定功成了,才听得几声狂叫。

“哈哈哈,果然是苦心人天不负!”少年状若癫狂,指着苍穹大喊大叫,“老天,你果然是个好人!”

说完便撒丫子跑到岸边,一头扎进了沧海之中。

“舒服啊!”少年清洗之后,便攀上了岸边的一处礁石,仰面躺在上边,嘴里叼着一根麦草,出神地望着远处日将西沉的海景。

“炎桩功已经大成,哼,神府不能开辟又怎么样,还不是让我练到了开荒境第一重,族里的那些家伙这下可以闭嘴了吧。”

《东医宝鉴》上云:“上丹田,藏神之府也。”世人称之为神府。

神府是人身体一处重要的穴窍,昔日应天宗圣元境王者李一就曾在《神运经》一书中这样说过:“神府主调气运,换气血,神府不开,万法莫谈。”

意思是只要神府打不开,这个人就废了,只能像少年这样依靠纯肉体修炼的功法来提升修为,但也仅限于开荒境第一重而已。

想到这,少年复又变得沮丧无比。

“人家花了三年就到了开荒境第一重,我却用了七年才堪堪圆满,可即便我修炼到第一重圆满又如何,神府不开,还是不能修炼,难道我真的是少爷的身子奴才的命?”

在天梦大陆,卖身为奴的人,是没有资格接触武学进行修炼的,否则一律杀无赦。

“不!”少年猛地坐了起来,“我风来是堂堂临沧城第一大家风家的二少主,岂能就此罢休!”

“再说了,七年的时间都熬过来了,岂能半途而废,一定有办法的!”风来立刻站了起来,走到礁石边,望着一望无际的沧海,口中念叨着自小不知念叨多少遍的“催眠口诀”: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困乏其身,所以动心忍性,增益其所不能……”

念经般反复诵念了好几遍,风来一边伸手轻轻感受着海风,一边自言自语:“好在父亲封锁了我不能修炼的消息,倘若临沧城的人们要是知道风家的二少主居然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,那我可真要沦为临沧城历史上最大的笑柄了。”

“不过,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啊,风来阳那个家伙三番五次地找我麻烦,恐怕是早就知道了,再过几天就是成人礼,到时候一测天赋,铁定得露馅,我自己无所谓,可父亲……”

“难道真的要给父亲丢脸吗?”

“……”

风府坐落在临沧城东面,占地千里,府中人员过万,堪称临沧城的巨无霸。

临沧城就是当年风家先祖一手创建经营,后为躲避战乱灾祸,这才举城投到了应天宗的门下。

风府大门前。

“二少主好!”四名锦衣守卫向风来躬身道。

“各位辛苦啦!”风来抱拳,算了做了回应,赶忙闪身进了风府。

“二少主是个好人呐!”领头的侍卫赵大望着风来进去的背影说道。

“是啊,二少主每次见了我们这些下人都是客客气气的,哪像风家的其他公子,一个个倨傲无比,完全不拿我们当人看!”赵四附和道。

“懂得做人有什么用,不能修炼,最后还不是废物一个!”赵三冷笑道。

赵大闻言,神情立刻变得紧张而严肃:“你听谁说的?”

他们四人本就是同宗的兄弟,赵大平日里威严又极重,他脸色一变,赵三便支支吾吾道:“这事儿整个临沧城都知道了,我还用听谁说。”

“当下人就得守好下人的本份,风家的家事我不管,但再要让我听到你胡言乱语,休怪我翻脸无情!”赵大脸色一寒,目光逼人道。

“大哥你别生气。”赵二见状不对,赶忙出来和稀泥,“赵三,还不赶快应承大哥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赵三极不情愿地答应道。

赵大却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赵三:“以后别和风来阳走得太近,他不是一个好主,你跟着他不会有好结果的。”

赵三悻悻地没有回答,心底却不住一阵腹诽:“你还去捧风无邪的臭脚呢,他就是一个好主?跟他就能有好结果?”

赵大自然不会知道赵三心中所想,只是自言自语地说了句:“可惜,可惜。”

也不知是在说风来,还是在说赵三。

看见府内熟悉的亭台楼阁,风来这才舒了一口气,掐算了下时间,离饭点大约还有一个时辰,他便打算先去住处换身衣服。

他现在的衣服全是泥土,倘若这个样子去见他父亲风树清,铁定少不了一顿臭骂。

绕梁转阁,大约走了有七八百步的距离,风来便回到了自己的独居小院。

只是风来的心情却瞬间变得不爽起来,因为他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人:风来阳。

因为神府不能开辟的缘故,风来素日里极为低调,就连炎桩功也是一个人偷偷习炼,知道的人寥寥无几。

但任凭他如何低调,风来阳总是会找出各种理由寻他麻烦。

风来阳是他二叔风树德的儿子,仗着自己有点修为,到处惹是生非,十分爱出风头。

与风来阳相跟的还有三四个少年,年纪与风来相仿,十三四岁的模样,其中一个胖子尤为显眼。

“我家少主不在,你们不能乱闯!”侍女翠屏竭力阻止着这一伙人,但一个不懂修炼的弱女子怎能拦住一群如狼似虎的野兽呢。

果然,风来阳眼神轻轻一瞟,那胖子竟如泥鳅般灵巧,一个扭身便把翠屏推到了身后的人群之中。

一群少年,以风来阳为首,也不往小院里闯了,一个个浪笑着围着翠屏,推推嚷嚷了起来。

“你们干什么,不许碰我,啊……”翠屏尖叫一声,却是风来阳趁机将她的衣服撕开了一个口子。

“畜生!”

翠屏是他的贴身侍女,从小和他一块长大,就如同他的亲妹妹般,见她如此被人欺负,风来怎能不怒。

风来怒吼一声,经过七年炎桩功锤炼的肌肉在刹那间悉数暴起,原本颇为合身的衣服竟然吃力不住,嘭的一声,撕裂开来。

此刻的风来,双眸腥红,气血滚滚,胆气壮到了极致,就如同一头大草原上突然发情的莽牛,势若奔雷,猛烈地朝着人群撞了过去。

风来阳见风来完全就是不要命的架势,心中立生怯意,几乎想都不想,运转身法便闪了出去。

风来阳修为已经到了开荒境第三重,躲开风来的撞击轻而易举,但和他同来的那几个少年就没那么好运了。

只听砰一声巨响,有几个身子羸弱的,登时便昏死了过去,倒免去了许多痛苦,不昏的,反倒在那里撕心裂肺,哭爹喊娘起来。

“你没事吧?”风来搂着翠屏问道。

“我没事,倒是少主你受没受伤?”翠屏梨花带雨,满脸的关心。

“我好得很。”

如此凶猛地碰撞,风来确实也不好受,但也仅仅是不好受而已,炎桩功大成,他的身体素质已远超常人,碰撞反弹的伤害只是令他气血略有散乱罢了。

“没事?那你自己能站吗?”风来不解风情地问道。

翠屏这时才发现自己和少主身体贴的很紧,她甚至能感受到风来的脉动和心跳,那种通过胸口传递过来的震动感令她有种异样的骚动,不自觉地便把身体又往紧靠了靠。

“额,你胸口压着我了。”

翠屏闻言登时满脸羞红,心中嗔怪一声“死人”的同时,赶忙放开风来,羞答答地站到了一边。

翠屏突然间脸红如血,让风来有点摸不着头脑,但他很快便将其抛之脑后,转而恶狠狠地盯起了风来阳。

盯了好一阵,风来发现风来阳好像傻了。

因为就在他盯着风来阳的时候,风来阳的嘴巴一直都是“o”型,上下嘴唇从来就没合到一起过。

风来阳自然没傻,而是他打小有个习惯:一想问题的时候嘴巴就合不上。他现在就有些想不明白:我爹不是说这家伙不能修炼么?怎么看着会有开荒境二重的马力?

风来阳不知道风来偷偷修炼了纯肉身锤体功法炎桩功,所以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“不对,有阴谋。”风来阳得出如下结论。

“又在憋什么坏水呢?”风来没好气道。

风来阳神奇地合上了嘴巴,并很快恢复自然,微眯双眼,皮笑肉不笑道:“大叔伯给你嗑药了吧?”

风来心中冷笑,原来这家伙是在想我怎么变得这么猛。

“大力神丸,论斤卖,一两银子三十斤,要不要?”风来嘲讽道。

“有这种神丸?”风来阳兀自纳闷,我怎么从来没听过大叔伯还炼制名字这么狗血的丸药。

一旁的翠屏却已经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了,就连在地上昏死过去的那几个,身体竟也在不住抽动。

傻子也知道被戏弄了,风来阳很愤怒,但他发现风来似乎更加愤怒。

“道歉!”风来如同一尊怒焰环身的火人,怒视着风来阳,一字一句道。

“道歉?我为啥要向你道歉!”风来阳无所谓道。

“不是向我,而是向她!”

“向她?”

“向我?”

风来阳和翠屏同时惊住了。

风来阳吃惊过后便如同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,大声地笑了起来,而翠屏则再次梨花带雨,满目深情地盯着风来。

“你让一个少爷给一个下人道歉?你是不是嗑药嗑多了!”

“少主,奴婢有您这句话就够了,不求其他了。”

炎桩功是阳功,最为壮胆,功成后的风来尤为胆壮,再加上心中血气翻滚,躁动得他直想杀人。

况且,他为人虽然低调,但并不代表懦弱,人家都蹬鼻子上脸了,他还能做缩头乌龟?

“认错!道歉!”风来的肌肉再次如老树盘根般虬起,浑身毛发如触电般根根立起,遥指苍穹,整个人如同一只狰狞的野兽,仿佛随时会择人而噬。

感受到风来透露出的森森杀机,风来阳轻蔑地笑笑:“你想杀我?”

“忘了告诉你,我的功力已经修炼到了四重巅峰,不日就要突破到开荒境第五重了,就凭你二重五马之力,你认为胜算几何?”

“认错!道歉!”风来的呼吸变得愈发沉重,就像是一头老牛,在那里拼命卯劲,时刻处在爆发的边缘。

“嘿嘿。”风来阳见状笑了笑,道:“本少爷我还就不道歉,就不认错了,你能奈我何!”

“死!”风来猛然暴起,唰地向前一窜,攥起拳头朝着风来阳的脑门便砸了过去。

“不自量力!”风来阳已经看出了风来只有开荒境二重的肉体力量,所以这次,他不再躲避,而是双脚往开一错,斜肩向前一顶,一股巨力骤然喷出,风来感觉自己就像是撞到了一头巨象,身体不受控制地抛飞出去,咚的一声砸在了地上,地上石板也随着风来身体的骤压尽数碎裂。

“少主!”翠屏疾呼一声,赶紧跑过去,却见风来脸色苍白,牙关紧咬,浑身竟是血淋淋的,登时怒极而泣,也不管什么尊卑纲常,一手指着风来阳,声音尖锐无比道:“风来阳,你竟敢下如此狠手,难道你忘了族中的规矩,族中子弟不得私下殴斗了吗?要是我家少主有个三长两短,你也别想好过!”

风来阳显然被这句话震慑到了,风家族规严酷,风来毕竟还是二少主,倘若这事捅到长老堂,恐怕风来阳自己也难免一场罪罚。

“哼,我们走!”说完,风来阳转身便走,与他同来的那几个少年也便赶忙起身,能动的搀着不能动的,期期艾艾地走出了院落。

“认错……道歉……不能放他们走……”风来挣扎着想要爬起来,却觉胸口一痛,登时昏死了过去。

“少主……”

查看全文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男频人气榜

女频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