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! 手机版

首页言情 → 隐婚娇妻:总裁大人请走开小说

隐婚娇妻:总裁大人请走开小说

更新中 免费

代替姐姐嫁给暗恋多年的腹黑总裁顾梓轩,林因因满心欢喜又小心翼翼:“老公,我们会幸福的,对吗?”“林因因,你是你,我是我。”冷婚五年,她努力维系这段婚姻,用一身执念换来满身伤痕。终于,她撑不下去了,拿出结婚第一天就被他拟定好的离婚协议:“顾梓轩,签字吧,我累了。”就在她以为他会兴高采烈地接下时。他却狠狠的将协议书撕碎,将她抵在墙角:“老婆,孩子还没生,你打算跑哪去?”……林因因一直觉得“宠妻狂魔”这四个字与他无关,后来才发现,他竟然这么会宠!

更新:2020/12/26

在线阅读

静谧深夜,别墅区的路上安静的有些骇人。

几分钟前,林因因被新婚丈夫丢在路边,眼睁睁地看着他揽着其他女人离开。

六岁那年,亲生父亲为讨得新妻的欢喜将她丢在孤儿院门口。几周后被林家大小姐林樱樱的父亲带回家里,以养女的身份养了十六年。

十六年的相处,她从不觉得自己是林家小姐,更像是林樱樱的小跟班。

但她不在乎。

这个家在最恰当的时候给了她温暖,让她有个藏头之地,她便已经满足。

一个月前,林樱樱求她替自己嫁给顾梓轩时,她首先是惊喜,然后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。

对林因因说来,跟顾梓轩结婚并不为难。甚至对她来说是她做了八年的梦,终于要实现了。

她满怀惊喜,美好的婚姻生活在她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细细打磨。

只是她没想到,她的爱情还没来得及期待,就已枯萎。

已经是深夜,她差不多走了一个小时才走到新居。

家里还亮着灯,她有些意外。走上前去推开门,看到刚刚将自己丢在路边的顾梓轩黑脸坐在沙发上。

“老公,你回来了?”她明明是顺着路回来的,却没有碰到他的车,很明显他不是从同一个方向回来的。

她踢下水晶高跟鞋,仰着脸笑盈盈地看着站在她身后的男人。

白色衬衣上鲜红的口红印,明显与她的色号不同。

是那个女人的。

她心里不舒服,却只能倔强的挪开视线。

争吵吗?她没有资格。如果惹怒了他,被他知道了替嫁的事,庇护她十六年的林家就完了。

重新换上贤惠地笑脸,她帮他褪去外套:“今天累了吧?”

眉目一冷,他冷硬的伸手勾起她的下巴,俯身咬了下去。

没错,是咬。

嘴上传来的疼痛感引得林因因皱眉,他们的婚礼没能让他与他的白月光在一起,这是泄愤吗?

林因因眼里尽是自嘲,她在嘲笑自己,嘲笑自己的天真,天真的以为爱情就是那么简单。

下一秒她被拦腰抱起,随后被丢在巨大地沙发上。

林因因红着脸将视线从他精壮的上半身挪开,男人的身子就附了下来。

他捏着她的脸,细细打量不知道看什么。

虽然是夫妻了,女孩子脸皮薄还是难以接受男人灼热的视线。

看到还拉开的窗帘,她红着脸开口:“顾……老公,窗帘。”

过了好半晌,他才再次开口。声音像深海般冰冷:“费尽心思嫁给我,现在你满意了?”

林因因心里一慌,猜测他是不是猜到了什么。

她立马否决了这个想法,笑的坦然:“老公,我是真心想要跟你过日子的。”

林因因清楚地能够看到他额头的青筋暴起,眯着的眼睛越来越冷:“过日子?好,送货上门,岂有不要的道理?”

下一秒,她身上的婚纱被对半撕开。她想要阻止也来不及……

新婚之夜,林因因被几乎可以称作是残暴的对待,她对将来的婚姻生活充满了无助。

她微微提起眼皮,不敢回忆昨晚的事。

大红色床单的另一侧没有任何的褶皱——故事的男主角压根就没有在这边过夜。

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到了浴室,强忍着疼痛泡了个澡。

林因因不敢耽误太长的时间,她必须尽快找到顾梓轩,确认下他的态度。这样才能真正保住林家的安全!

赶忙穿上衣服匆匆下楼,在旋转楼梯上看到他正坐在沙发上读报。

举手投足间的贵气,不耐烦地看向腕表,更像是在等着自己。

林因因不想打破这份美好,她远远看了顾梓轩八年,昨天一天她便明白了他并不像记忆中的友善。今日倒不太敢靠近了。

“醒了还站在那干嘛?”顾梓轩偏头看了她一眼,像是嫌弃的收回视线:“赶紧吃饭,不要耽误我的时间。”

“哦。”林因因不敢懈怠,她三步并作两步地下楼。餐桌上清汤小面看着让人特有食欲,不知道是不是出自于他手。

林因因迫不及待想要表现自己,用轻快地语调说:“老公,我做饭也挺好吃的,改天一定得让你尝一尝!”

他将报纸往身边一扔,眉头一皱刚想发脾气门铃响起来。

女佣系着做菜的围裙,从林因因身边经过,匆匆去开门。

本以为是他亲手做饭给自己吃,没想到是自己自作多情了。

她抿着嘴,没有了食欲。

“轩轩!”一道女声传来,顾梓轩听到后居然站起身。

来者是谁,看到这个小动作林因因心知肚明了。

她放下筷子,挪了几步与顾梓轩肩并肩站在一起。这样,才比较像是夫妻。

女孩眼皮肿的像铃铛一样,她堵着嘴巴跑过来,八爪鱼挂在顾梓轩身上:“你这个坏蛋坏蛋大坏蛋,怎么能瞒着我结婚呢!”

这便是周妙可了,顾梓轩是她的金主,这是圈里公开的秘密。被顾梓轩捧在手心的玉女整天都有话题,昨天他们结婚倒是安稳。

林因因有注意到,顾梓轩并没有推开周妙可粘上来的身子,反倒是伸手轻轻地将她脸颊的碎发拨到一边:“回来了?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,不必非跑一趟。”

世界上最痛的无非是你在意极了一个人,你在她的心中却无足轻重,甚至连尘埃都不如。

似是觉得这样还不能够让林因因最痛。

周妙可哭的更凶了,气呼呼地指着林因因鼻子发出质问:“你站在这里做什么?轩轩哥哥娶你不过是谨遵爷爷的遗愿,他只是孝顺,瞧你这副怡然自得的样,还真的给了你脸。”

林因因张张嘴本想说些什么,看他们两个你侬我侬的样子实在觉得恶心。

“顾哥哥,三年后你就跟她离婚,我要嫁给你,我要跟你在一起!”周妙可紧紧的抱着他的腰,好像担心他突然跑掉一样。

“可可!”顾梓轩语气稍重了几分,可眼神是数不尽地温柔:“别忘了爷爷的话,今天我还有事,你先回去,我晚些找你。”

查看全文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男频人气榜

女频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