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! 手机版

首页悬疑 → 风水禁忌小说

风水禁忌小说

连载 免费

从古到今,老百姓始终相信风水关乎一个人的生死荣辱,吉凶祸福。自陆家嘴风水斗震惊内外,南京三江学院的八卦太极门;锦州阿波罗大酒店下的茅山符咒;还有盛京地铁惊现的镇兽灵龟。上到大的工程,下到平民居家风水禁忌无处不在。我叫张少龙,做过十三年风水先生,这些年见过各处凶宅恶地,更领教过人心的可怕。

更新:2020/12/29

在线阅读

第1章 风水

你相信世上有风水气运的说法吗?

你是否与人结仇,对方仗势欺人,你心有怨气而郁郁不安?

你是否被被欺骗买下凶宅,夜里无故响动,家人频频噩梦。

你是否想过换房子,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承受其他房子高昂的价格?

你是否曾有过时运低迷,迫切想要改变现状?

没错,不管你遇到任何类似的问题,都可以来找我。

我叫张少龙,我今年32岁,做过十三年风水先生。

接下来我要讲的事情,可能会匪夷所思,如果各位相信世上真的有无法解释的事情,那就看下去。

不信的话,请您高抬贵手嘴下有德,默默走开。

我十七岁那年与父亲吵架离家出走,在陕北火车站被人贩子卖到黑砖窑干活。

说句题外话,奉劝那些处在青春期的少男少女,不要以为天涯都是诗和远方,背地里的黑暗你无法想象,好好学习多读书,你才会有机会接受这个世界更多的善意。

与我一同被关的还有二十多个工友,我们早上5点就开工,干到凌晨1点才让睡觉,一日三餐只有馒头凉水。

床根本不用想,地上铺的草席,底下是红砖,冬天不生火,夏天不开窗,吃喝拉撒都在密不透风的小屋里。

每天都过的暗无天日,外面有监工牵着狼狗巡逻,曾有工友不堪折磨逃跑,被狼狗撵上活活咬死。

直到我被拐的两个月以后,人贩子新带来一个老头,他就是我后来的师父。

如果没有他,也就不会有我的今天。

据他自己说小时候拜师龙虎山的道士,学了一身驱邪禳镇的本事。

他去广东办事的路上包裹丢了,本以为撞见好心人帮忙,谁知道喝了一杯水醒来以后,就到了这间黑砖窑。

我师父不像那些新来的苦工,闹来闹去,反而很平静,每天干活都抢着干,从不抱怨,有时候还会哼哼几声小曲。

但长期受到折磨人的精神总会崩溃,我有位工友就受不了自杀了,他用尖锐的木棍戳破自己的喉咙,死的时候眼睛是睁着的,面目狰狞,很可怕。

我当时就在旁边,他倒在地上不断抽搐。

那些看守嫌弃尸体晦气,让我和师父跟他们把尸体处理。

埋尸体那天,两位看守牵着大狼狗在二三十米外盯着我们俩,由我拖着尸体随师父到了一处仅能单人站立的地沟。

我记得向下挖到半米左右,地下有黑色的污水‘咕嘟咕嘟’地向外涌。

接着,我师父做出一件令我害怕的事情。

他竟然用尖锐的石头割下死者的舌头并装在兜里,埋尸前又薅下一小绺头发。

我当时都吓傻了,完全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做。

直到学艺以后,我才知道,当时埋葬那个地方叫“养尸地”,是风水邪气汇聚所在。

遇到这样的专业知识,简单解释几句。

在风水环境中,有几个特别敏感的方位,关系到一个人生死荣辱,吉凶祸福,如果在这几个地方安置非常强大的能量气场,可发吉祥富贵,也可应验灾难大凶。

而他取死者舌头和头发的事情,是为了筹备一种魇咒。

黑砖窑不给他留活路,他也不打算给所有人留活路。

虽然不知道原理是什么,可一周以后,黑砖窑发生一件可怕的事情。

负责工头被活活吓死了,被发现的时候,他坐在椅子上瞪着眼睛,表情狰狞,嘴里面全是血,有人发现工头的舌头不见了。

他们还以为是江湖仇杀,但黑砖窑不仅位置偏僻,更需要很强的保密性,砖厂的人根本不敢随便出去找人帮忙。

不过,我师父却站出来说他们是遇见了厉鬼复仇。

那些刀尖上舔血的人,压根不吃这一套,把我师父吊起来狠揍了一顿。

可事情并没有这么结束。

当夜里凌晨后半夜,屋里的二十个工友,几乎都听见外面有人含含糊糊的低声喊。

“舌头。。舌头。。我的舌头。。还给我。。”

我们被关在小黑屋,吓得头皮发麻,更怕的是每天凌晨都会听到找舌头的声音。

直到有一天,监工一大早就慌慌张张地推开门,眼神恐惧,脸色煞白,嘴里一直喊“撞鬼了。”

我师父被叫了出去,至于剩下的人依旧关在小黑屋里,事后才知道,那位自杀的工友回来了。

他全身是泥土,散发恶心人的臭味儿,坐在监工他们生活的房间椅子上,远远看去像个活人,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手里竟然攥着一根血淋淋的舌头。

所有人再也不敢说师父封建迷信,把他奉为上宾,寻求解决的办法。

在整件事情又过了七天,师父大清早突然将封闭的小黑屋打开,一脸疲惫地告诉我们可以走了。

有的工友害怕,躲在角落里不敢出来。

师父没有多说什么,他转身离开,而我是第一个主动跟上去的。

地处荒凉的黑砖窑,所有的房屋都拉着窗帘,很静很静,太阳虽然毒辣,可我依旧感觉着阴冷,平日里那几条叫个没完的狼狗也不见了。

经过那间小屋有些好奇,便偷偷看了一眼。

结果,看到令我毛骨悚然的一幕,那位惨死的工友竟然坐在小屋的椅子上!

他在笑。。笑得很诡异,空洞的眼神似乎在盯着窗户。

那些狠心的监工竟然在屋内坐成一排,他们每个人的嘴角都露出一模一样诡异的表情。

我头皮发炸,瘫软地坐在地上,足足缓了好半晌才回过劲儿。

我没有方向,也不知道家在哪。

只能远远地跟着师父,后来,他停下问我怎么不回家?

我说,我妈不在了,那个家我不想回去。

他又问我要不要跟他学风水?我点点头,于是就成为了他的徒弟。

我的拜师仪式非常简单,师父请我撸一顿烧烤,喝了一瓶二锅头,便成了他关门弟子,没有一点点江湖上那些繁缛礼节。

但我师父真的很厉害,在国内应该是数一数二的大师。

他被抓黑砖窑之前,本来是去广东给一位富商办事,定金都收了,结果路上出了岔子。

学艺那些年,我摆平过凶宅,帮人驱撞客,治病,驱邪,甚至斗法刨坟,好事儿坏事儿也都干过。

不过,我问心无愧,自问绝对没有做过缺德事儿。

你们愿意听,我就挨个讲一讲。

查看全文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男频人气榜

女频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