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! 手机版

首页玄幻 → 异世丹帝小说

异世丹帝小说

更新中 免费

兄弟情谊深似海,红颜一笑似倾城。丹技绝艺破苍穹,吾为帝尊吾为王!一介仙界丹帝至尊被手下谋反穿越到异世大陆,凭借对丹药的掌握飞速升级。顶级功法,绝品丹药,帝宵神器,看吾破苍穹踏九霄,成就至高传奇!寰宇主宰!

更新:2020/12/30

在线阅读

杀!杀!杀!东方白意识还停留在仙界厮杀浴血之中,眼皮轻颤,满头冷汗淋漓,忽的一下坐起来。

这……这是哪里?东方白醒来发现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,床被锦衣玉华绫罗绸缎,屋内奢华别致。

好陌生!这个地方不是仙界,我这是在哪?啊!!!我的头好痛!

东方白躺在床上打滚挣扎,额头青筋暴起,双手死死的抓住华丽柔软的床单,咬牙忍耐,脑海中无数零碎画面一一闪过,好似能炸裂一般。

正阳大陆!残阳帝国!元帅之子!纨绔子弟!东方白!

良久!东方白缓舒一口气,在脑中仔仔细细过滤一遍不可思议的一切,苦笑一声不得不承认自己穿越了,从浩瀚的仙界穿越到了异世界,并且还穿越到一个不学无术,偷鸡摸狗,调戏良家妇女的纨绔子弟身上。

不但如此,这家伙竟然死在女人的肚皮上,京城最有名的青楼;万花楼!

想我堂堂一代仙界丹帝至尊,仙界最天赋异禀的炼丹天才,不料会落得如此狼狈下场,可谓天意弄人啼笑皆非。

如若不是在身死道消之前,一滴心血无意中滴到混沌珠上,阴阳巧合间揭开了它神秘面纱,不然必定永世不得翻身!仙界!老子必定有一天杀回去!

识海中,一颗圆形金色珠子冉冉挂在上空,一团团紫色氤氲灵气从珠子上散发流溢而出。而混沌珠内部更是旁人无法想象令人惊诧!巍峨宫殿浩大震撼,气势磅礴,直撼人心。浑厚粘稠的灵气,甚至已化成一池灵水。喝一口寿命延长百年,玄功进步飞速。

宫殿九大石柱印有一篇天地至高法诀;混沌决!此功法奥妙无穷,浩瀚无涯,共有九重。比起自己前世修炼的丹心弑天决强盛百倍,甚至千倍。两者不可同日而语,云泥之别。

发了!绝逼发了!混沌之始!天地至宝!可谓因祸得福!

对了!九龙储物戒指还在不在?前世为了让自身宝物更加隐蔽,更加万无一失,经过重重炼制,甚至不惜动用禁术秘法将神魂融入其中。

一个丹帝至尊的储物戒指可以想象收藏何其广泛,何其丰富。天材地宝,炼丹神鼎,还有前世炼成的无数丹药。

还好还好!神魂未泯,戒指尚且保留在神魂之中。东方白呼出一口浊气算是放心了,意念一动戒指重新回到右手食指。

……

“白大少快出来,哥们喊你喝酒去。”这时一道犹如破锣般的声音传来,极为刺耳难听。

东方白紧皱一对剑眉回忆,随之白皙俊美的脸颊露出丝丝苦笑,来人名叫西门叉叉,是原主人生前最佳搭档,京城三大纨绔之一。

当然,论纨绔浪荡,东方白拔得头筹排名第一。

还有一点东方白可以万分确定,原主人并非自然死亡,而是被人下了毒。此毒阴险毒辣,隐蔽性极高,一般情况下不会发作。只有和女子同房时才能激发毒性显现效果,毒性直达心脏悄无声息而死。

“来了,大声嚷嚷干什么,老子还在睡觉呢。”东方白骂骂咧咧不客气道。

原主人既然是纨绔大少那自然就要装的像些,不然会引起别人怀疑。执绔这玩意谁不会,浪荡骂人,怎么混蛋怎么来呗。

“睡个毛,快出来,莫非你在搂着你的馨儿小丫头在睡觉?”西门叉叉语调一变,尽是暧昧之色。

“吱嘎!”房门打开,东方白晃晃悠悠的走出来。

面如冠玉,长眉入鬓,手拿一把折扇,头顶发冠似斜非斜,一缕发丝自然下垂在右侧脸庞。两腿走起路来外撇的厉害,俗称外八字。整个人把轻佻浮夸演绎的惟妙惟肖。

虽记忆中对西门叉叉有一些印象,但第一次见到本人还是禁不住吓了一跳。

我靠!这什么玩意!丑!忒他妈丑了!

只见他长着一张葫芦脸,上窄下宽,一对眼睛一大一小,一单眼皮一双眼皮,鼻子塌陷像是趴在了脸上,嘴唇肥大,牙齿稀疏。唯独能看的上眼应当是他的身材,不胖不瘦,正好适中。

单单长相定论,他不是纨绔谁是纨绔,生的就不像好人。如若不是西门家族名列五大家族之一,老爷子更是位高权重乃当朝元老,估计这货出门就会被人打死,太影响帝国形象了。

“呦呵,叉叉大少爷身份就是不凡,出门随时随地都带着两个随从,王霸之气彰显呐。”东方白阴阳怪气道,眼眸不经意间扫过左边身穿红色衣物的随从。

此人从自己一出来,眼中放射出不可置信的色彩,浑身一震随之低下头唯唯诺诺,半晌没敢抬头。

不对劲,很不对劲!

“白大少可别挖苦我了,两个随从是爷爷的安排,他老人家知道小弟不务正业天天惹是生非,怕闹出大事被人打死。”西门叉叉恬不知耻嘿嘿一笑。

“叉叉啊,上次我们在万花楼喝酒,你这个随从可不地道啊。”东方白有意无意的拍了一下左边随从的肩膀。

“怎么了?”西门叉叉愣了一下,一大一小的眼睛露出迷茫之色。

东方白不着痕迹的观察西门叉叉的一举一动,包括每一个细节眼神,心中大致可以确定西门叉叉不知道此事。

“你手下做了什么,当主子的不知道?这家伙在我酒里偷偷下药,本少开始以为是你指使放的催情之类的药物,好方便之后风流快活,哪曾想竟给劳资下的是泻药,导致劳资脱水晕在万花楼。”东方白半真半假,斜眼看了奇丑的西门叉叉,“真不是你小子指使的?”

“冤枉啊白大少,我哪敢给你下泻药啊,绝逼不是我指使的。”西门叉叉哭丧着脸,转过身眼神灼灼的盯着那随从,语气阴森冷冽,“你给白大少下过药?”

“没……没有!”随从心惊胆战道。

“啪!”东方白二话不说,直接一个大嘴巴子,纨绔本色演绎的淋漓尽致,“还不承认,你以为老子没看到?

左边随从见事情败露,心一横干脆一不做二不休。一只刚劲有力蕴含浑厚玄气的拳头朝东方白胸口而来,速度极快,隐隐有破空之声。

东方白不过是一个废材,玄气不过区区三品,杀他轻而易举瞬息之间,等完成此事再逃脱也不迟。

那名随从似乎看到东方白被拳头打中,吐血倒地身亡的场景,双眼中满是轻视讥讽。

东方白面不改色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,前世身为丹帝至尊的他,历经大战小斗不下千万场,像这种小打小闹实在不值一提。身体巧妙微转躲过致命一击,华丽转身两指如剑,犀利无匹,直朝他膻中穴点去。

随从倒退三步,‘哇’的一声吐出一口殷红血液,眼中折放出不可思议的色彩。

所有一切只在眨眼之间。

一旁的西门叉叉张大嘴巴,仿佛看到了史上最不可思议的一幕,神情一时呆滞。

白大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?还是那个吹牛叮当响无所事事的纨绔之首吗?

老子不会在做梦吧?要知道这两名随从是爷爷专门派来保护我的,均已达到银玄境,就这么被东方白击败了?

恍惚间西门叉叉竟对东方白有种陌生的感觉。

那名随从擦擦嘴角的血液反应过来,作势就要逃,再耽误下去恐怕会惊动元帅府的人,到时自己必死!

“呀!白大少那家伙跑了,快干掉他。”西门叉叉大喊大叫。

东方白不但没追反而嘴角划出一道弧线意味深长。

“噗通!”那人还没跑出小院门口便倒在了地上,接着便发出鬼哭狼嚎的惨叫:“痒!啊!痒死我了,哈哈哈……受不了……”

“哇!这是肿么了,难道老天要惩罚这个万恶的混蛋?”两人走过去,西门叉叉挠挠头不明所以挠挠头,接着看向身边的东方白。

“别看我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”东方白摊摊手无辜道。

真的不知道么?观其随从状态肯定中了奇痒之毒,丹帝不仅炼丹一绝,对药性药理了如指掌。无形中下毒绝对神不知鬼不觉小菜一碟,之前随意拍了一下随从的肩膀可不是那么简单随便。

“说!究竟是谁指使你给本少爷下毒?”东方白冷漠道,眼神中尽是戏虐。

“快快交代是谁指使你给白大少下毒,别让白大少凭白冤枉了我,草拟吗的!”西门叉叉不愧是大执绔,一只大脚板对着随从的脸上一顿狂踹,“说不说,说不说,快说!”

你他妈朝人家脸上踹怎么让人开口说话。

“我说!我说!在此之前小的恳求两位少爷一件事,哈哈哈……小的交代完请求赐奴才一死。”

“可以!”

“快说!”

“是孟有德给了黄金百两指使小的干的。”随从一边笑一边说,脸部变型抽搐,脸色通红。

“孟有德?”东方白低头沉思片刻,抬眼露出厉色精光,“你说谎!本少和孟家的小渣渣无冤无仇他为何要加害我?到了现在还不老实,干脆笑死算了。”

“没有,哈哈哈……真是孟有德让我做的,小的生不如死哪敢骗两位大少。”

孟有德!户部尚书的儿子,东方白对他印象极少,平时很少跟他接触,几乎没有什么矛盾可言,可他为什么要给我下毒?难道背后还有人指使?

“现在小的已经说了,痒啊,求两位大少快赐奴才一死吧。”

“死岂不是便宜了你?还是好好享受一下其中的滋味吧。”东方白摇晃手中折扇随意一笑。

“白大少说得对,痒死你个混蛋,差点让老子背负罪名,靠!”西门查查义愤填膺道,转过身嘿嘿一笑,“白大少,您啥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,小弟佩服啊。”

“切,很厉害么?很牛逼么?哈哈哈。”东方白故作得意忘形沾沾自喜,一边说话一边手脚比划起来,“我跟你说啊,刚才这一招是许晴师父教我的,没想到今日派上了用场,很厉害对吧?本少是不是从今日起成为高手了?哇咔咔!”

伪装无时无刻不再上演,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万万不可提前暴露。有些时候太过惊艳会被别人注意,遭到扼杀!更何况现下还有不明敌人在暗中伺机而动,暂时做一个郎当大少也挺爽,可以为所欲为,不受世俗拘束。

西门叉叉眼神中迷茫一片,真是这样吗?难道许晴师父真有那么厉害?

查看全文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男频人气榜

女频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