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! 手机版

首页都市 → 第一狂少小说

第一狂少小说

完本 免费

绝世狂少初入都市,人生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我为上人,何局人下!

更新:2021/01/19

在线阅读

001 别和我聊人生,和我聊生人吧

“这就是江城吗,也没有陈北河说的那么好啊!”

陈凡走出机场,脸上露出一抹失望之色,忽然间,一阵身躯撞到了他的怀里,女孩一个趔趄险些摔倒,陈凡一只厚实的大手直接摁在杨柳细腰上,四目凝视陈凡微微一愣。

在他怀里的是一个面容清纯俊俏的女孩,女孩皮肤白皙如玉,脸颊处透着淡淡的红晕,弯弯如月的眼睛闪着灵动的光泽,翘楚的长睫微微颤动,盈盈一笑露出奶白色的牙齿,脸颊上的酒窝将其映衬的更加迷人。

陈凡感觉被撞得喘不过气,一脸陶醉的感受着从双手传来的香滑,嗅着从少女身上散发出的淡淡香气,暗暗感叹道“江城的女人都这么热情吗...这样看来...江城挺好的!”

叶小萌正计划着离家出走,因为跑的太急不小心撞在了陈凡怀里。

她俏脸微红,拿开陈凡那只摁在她腰上的手,气鼓鼓道“喂,臭流氓!”

陈凡下意识的缩回手道“抱歉啊。”

叶小萌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,冲陈凡吐了吐舌头,像是一阵轻盈的风朝着远处跑去。

陈凡望着那个玲珑的背影,这才反应过来是叶小萌先撞的他,顿时喊道“连句谢谢都没有,太不厚道了吧!”

陈凡转过头,见到地上掉落一个粉色的钱包,从分量就知道里面装了不少钱,陈凡连忙朝着叶小萌的方向追去。

叶小萌本来跑得很快,可是跑到一个围了很多人的广场时突然停了下来。

只见广场中心,一个怀中抱着孩子的中年妇女跪在一辆保时捷面前,丝毫不顾忌周围人异样的眼光。

保时捷上,一个衣着时尚,梳着飞机头的富二代缓缓从车上走了下来,一脸嫌弃的望着面前的妇女问道“干嘛,想要碰瓷?”

妇女一脸哀伤的望着襁褓中的孩子,流着眼泪道“俺不是碰瓷,俺的孩子得了眼疾没钱治病,俺听说机场这里都是有钱人,希望老板能帮帮俺,救救俺的孩子,医生说俺的孩子眼疾在不医治的话,就再也治不好了,求求老板大发慈悲,救救俺的孩子。”

飞机头冷嘲热讽的看着中年妇女道“现在骗子都打亲情牌了,真当本少爷是三岁小孩那么好骗?别用你的脏手玷污了老子的车,滚开!”

话音落下,飞机头上去一脚直接将中年妇女踹翻在地。

这时从保时捷后面的轿车上走下来几个身着西服的保镖,其中一个在飞机头耳边低声道“少爷,这好像是真的,我之前还在网上看到有人发了帖。”

飞机头微微一愣,望着爬起来还在跪在他面前苦苦哀求的中年妇女,随手一指道“你从这里跪到那边的地标后在跪回来,我就给你两万块钱怎么样?”

妇女一听,顿时磕头道谢,连忙调转方向朝着地标的方向边走边跪,对于妇女而言,只要能从疾病手中救回儿子的双眼,跪一路又有什么难的?

都说爱人要先爱己,可为了自己的孩子能够在光明中成长,身为母亲的她宁愿自轻自贱,比起她自己的尊严,她有更想守护的珍贵东西,那就是她怀中这个孩子...

可就在妇女跪出几米远后,飞机头竟然掉头直接朝车上走去,嘴里鄙夷的笑道“呵呵...死乡巴佬,耽误老子这么长时间。”

飞机头拉开车门,正准备上车离去,突然一道娇俏的身影冲了过来,气呼呼道“喂,你怎么说话不算数。”

飞机头回过头,望了一眼气鼓鼓的叶小萌,伸手就朝她脸上摸去,戏谑道“哪里来的小丫头,长得挺漂亮吗,怎么想打抱不平?”

叶小萌一把扫开飞机头的手道“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很有意思吗,既然不想帮她,何必践踏别人的尊严。”

话音落下,叶小萌转身跑向妇女身旁,心疼拉起妇女道“阿姨,您别跪了,那个王八蛋是在骗你。”

妇女抹着眼泪道“闺女,你别管,俺知道他不想帮俺。”

叶小萌不解道“那您为何还要这样啊?”

妇女望了一眼怀中的孩子,哽咽道“不这样俺一分钱也拿不到,跪了还有一线希望,为了俺的孩子,哪怕只有一丝机会,俺也要试试啊...”

叶小萌的眼中突然溢出晶莹的泪水,心中泛起无限的酸楚,劝慰的话语如同卡在喉咙里的鱼刺,吐出来要远比咽下去困难的多。

她伸手朝着钱包摸去,顿时脸色一变,迅速在身上的几个口袋翻了起来。

“找这个呢吧?”

不远处,陈凡缓缓走来。

叶小萌望了一眼陈凡伸过来的手,立刻抢过钱包,从里面掏出所有的现金递给妇女道“这里有2万块,你赶快拿去给你的孩子治病吧。”

妇女泪眼婆娑的望着叶小萌,跪在地上哽咽道“闺女,谢谢您,等俺有了钱,一定把这钱还你。”

叶小萌连忙扶起妇女道“你赶快拿着钱去给你孩子看病吧。”

这钱是叶小萌刚从她姐那里取的,本来是计划离家出走用的,现在看来她的计划是要泡汤了。

飞机头望着眼前的一幕,还以为陈凡是哪里来的富二代想要趁机用钱撩妹。

他立刻拿出钱包,走到几人面前,从里面抽出厚厚一沓钱朝着妇女脸上扔了过去“这年头还真有人相信这种骗子啊...不过本少爷说话算数,钱在我这里是最不值钱的东西,拿着滚蛋吧!”

妇女一张张捡起地上的钱,如数的递了过去,摇着头道“俺不是骗子...你的钱俺不要了,闺女给俺的就够看病了。”

飞机头厌恶的推开中年妇女的手,骂道“呸!跟老子装什么清高!”

妇女直接被推到在地,却是死死的护住怀中的孩子,满天的钞票纷飞,肆意的践踏着妇女的自尊。

钱掉在地上可以捡起来,可是尊严却无法拾起,心也跟着碎了...

“你这种人,老子见多了,今天在机场,明天在地铁,后天弄不好就在火葬场!哈哈哈...”

叶小萌气的正想与飞机头理论,却见一旁的陈凡猛地抬脚,直接将飞机头一脚踹飞了出去。

谁也没有想到陈凡会突然动手,几个保镖反应过来的时候飞机头已经头破血流的飞了出去。

几个人见状,立刻朝着陈凡冲了过来,陈凡他身形一侧,握住侧面攻击而来的那只手腕,一个过肩摔直接将其砸在地上。

不等另外两个人冲过来,陈凡的身形宛若游龙,从二人缝隙中穿梭而过,一把拽住两人的头发,手腕向内一抖,两人瞬间如同撞在一起的西瓜般,头破血流...

最后一个保镖还未出手,吓得直接瘫坐在地上,捡起地上的砖头威胁道“你别过来...你在过来...我...我...”

话音落下,只见保镖竟然拿着砖头将自己拍晕过去。

众人一愣,皆是一脸无语。

陈凡拍了拍手,摇头苦笑道“和谐社会,能不能别总想着动手,实在控制不住,也先去学点真功夫,就这水平还给人当保镖,我看你们保字没有,光剩下彪了!”

几个保镖在地上打滚痛叫,不是他们太弱,而是陈凡太强!

“二小姐在那边,快点抓住她!”

不远处,两个人黑衣人一脸焦急的朝着人群飞奔而来。

一旁的叶小萌原本还在暗叹陈凡身手不凡,听到身后传来的呼喊后,立刻一溜烟的消失在人群中。

陈凡转过头,正准备接受叶小萌的谢意,却发现早就没了叶小萌的人影,尤其是看到朝他冲过来的两个黑衣人,他还以为是飞机头的同伙,不由分说的直接将二人修理了一番。

......

二十分钟后,江城别墅内,两个身上缠着纱布的黑衣人一脸恐惧的望着仰在沙发上的陈凡。

沙发对面,一个老者恭敬的给陈凡斟了一杯茶道“陈老现在可好?”

陈凡点了点头道“爷爷好着呢!”

随即他将目光落在两个黑衣人身上,摇头叹气道“你说你们怎么不早告诉我你们是叶家的人,害的我亲手放跑了自己的准未婚妻,真想抽你们!”

黑衣人一脸委屈的看着陈凡道“我想说了,是你没给我机会。”

陈凡瞪了黑衣人一眼,骂道“你还敢犟嘴!”

黑衣人吓得立刻低下头,向后退了几步,领教过陈凡的身手后,显然全都没了脾气。

坐在陈凡对面的叶泰斗笑呵呵道“叶家的事情,想必陈老已经跟你说了吧?”

陈凡收回目光,点了点头道“爷爷这次让我过来就是替你们叶家化解危机,还有陈家和叶家联姻的事情...”

陈凡舔了舔嘴唇,说出了他心中最为在意的事情,如果不是因为陈北河以婚事相诱,他才懒得去管叶家的危机。

单身很痛苦,尤其是陈凡过了十几年隐居山林的日子,别说女人,就是陈凡见到一头母猪都觉得眉清目秀...

叶泰斗面露红光道“这个你大可放心,我叶泰斗说话算数,叶家的两个小姐,任你选择!”

陈凡在来之前,陈北河就告诉他叶家两女在江城皆是国色流离资貌绝伦,无论哪一个都为绝世美女,尤其是叶家大小姐叶诗诗,更是芳名远播。

叶家二小姐叶小萌他已经见过了,的确名不虚传,尤其是古灵精怪的俏皮善良的模样,一直在陈凡脑中挥之不去,现在陈凡更加期待叶家大小姐的姿色。

就在陈凡脑中浮现一抹抹香艳的画面时,叶泰斗欲言又止道“你这次得罪了沈家大少爷,恐怕会惹上一些麻烦啊,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,要不我带你去给沈家道歉?”

道歉?

陈凡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道“叶老,难道你没听说过不是猛龙不过江,如果区区一个沈家都摆不平,何以化解叶家危机?”

叶泰斗望着陈凡凌厉的眼神,忍不住感叹道“陈家之人,果然都是人中之龙,是老朽多嘴了。”

陈凡面无表情的开口道“不知道叶诗诗现在人在哪,怎么一直未见她露面。”

叶泰斗看出陈凡的心思,笑呵呵道“她早晨去公司处理了一些事情,我已经派人去接她了。”

话音落下,只见门外急匆匆的跑来一个下人,嘴里慌张道“老爷,不好了,大小姐也跑了!”

闻言,陈凡和叶泰斗两人皆是脸色骤变,尤其是陈凡,简直都要抓狂了。

这叶家两个小姐,怎么一个个都把他当成了恶魔一样,还未罩面,就全都跑路了,这对陈凡而言简直就是变向的羞辱啊!

叶泰斗脸上也是尴尬之色,连忙安抚陈凡道“你先别急,一路舟车劳顿肯定辛苦了,我安排你到楼上房间休息,等你醒过来的时候我保准将两个丫头找回来。”

陈凡虽然心里不爽,可眼下他也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点了点头,同时在心里暗想道“叶家这两个小姐上来就让他难堪,这笔帐他先记下了。”

叶泰斗叫来一个下人,跟下人使了一个眼色,低声耳语几句,下人立刻点了点头,带着陆浩来到二楼的一间卧室。

“陈先生放心休息吧,这间卧室就是您的,有什么吩咐尽管教我,在此期间是不会有人打扰你的,您就将这里当作自己家一样。”

陈凡望着奢华的环境,有了一种赘入豪门的感觉,这和他在山沟里生存的环境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啊!

卧室十分整洁,屋里还散发着淡淡的香气,陈凡走向卧室旁的浴室冲了个凉后,便返回卧室休息。

此刻,江城市中心的一间咖啡厅内,两个光鲜亮丽的女子吸引着咖啡馆内所有的目光,两个女人姿色绝美,好似两颗被众星捧月的明珠般璀璨。

其中一个模样俏皮的女孩正是叶小萌,坐在她对面的气质冷艳的女子则是叶家大小姐叶诗诗。

叶小萌因为将钱给了那个妇女,此刻不得不再次向叶诗诗求救。

她双手托腮,愁眉不展的望着叶诗诗道“姐,你说这叫什么事啊,那个叫陈凡的人到底有什么好的,为什么爷爷要将我们许配给他,还说什么随便挑,难道我们是货品啊。”

叶小萌俏丽的脸庞露出一丝不悦,这些年来无数名门公子快要将叶家门槛踏破想要来提亲,都被叶泰斗毫不犹豫的拒绝,可是叶泰斗现在却想将叶家两姐妹嫁给一个山沟沟出来的土包子,叶小萌实在不解。

坐在叶小萌对面的叶诗诗更是愁眉不展,身为叶氏集团的总裁,从小便是在赞誉中长大,当年更是以江城状元的身份考入燕京大学,年仅二十二岁便接手了叶氏集团,现在却面临着被迫嫁给一个未曾谋面的男人,对于叶诗诗而言,这绝对是她一帆风顺的人生中最大的障碍。

“姐,我真的不想嫁人,要不你跟我一起逃吧?”

叶诗诗眼波流转,精致的面容上渐渐蒙上一团愁容,叶家的危机,叶小萌还不知道,可是她却有所耳闻,如果现在一走了之,叶家将会陷入险境,这种事情她断然做不出来。

“小萌,你放心吧,姐不会让你嫁给那个叫做陈凡的男人的!”

叶诗诗从小便对这个妹妹疼爱有加,如果一定要有人成为这场联姻中的牺牲品,她宁愿牺牲自己,换取叶小萌未来的幸福。

叶小萌泪眼氤氲的望着叶诗诗,心头一阵暖流,哽咽道“姐...”

叶诗诗起身,一双流转的水杏眼撇向窗外,暗道“陈凡,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什么人。”

......

迷迷糊糊中,陈凡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,下一秒他便被一声刺穿耳膜的惊叫声吵醒。

“啊!”

叶诗诗一脸惊愕的愣在门口,花容失色的望着陈凡。

叶诗诗慌忙转过身,背对着陈凡道“趁我还有理智前,赶快滚下去!”

陈凡愣了一下,望着面前婀娜的背影,立刻爬了起来。

女人转过身,瞬间看到不可描述的一幕,顿时抓狂道“变态!谁叫你这么下来的!”

陈凡一脸不爽道“不是你吗。”

“把衣服穿上!”

女人下意识的紧闭双眼,被气的说不出话。

陈凡不以为然的拿起一旁的衣服,一边穿着一边抱怨道“还说不会有人打扰,让我把这里当成自己家,全都是他娘的鬼话,叶家上下果然没一个好东西!”

陈凡穿好衣服后,打量了着面前的叶诗诗,叶诗诗有着雪光萦绕的肌肤,漆黑的瞳孔却冰冷如冻土,高挺的鼻梁显出凌厉的线条,清丽中透出凛然,蕴在眼角眉梢的都是骄傲。

叶诗诗眉头紧锁,冷声质问道“死变态,穿好了吗?”

见没有答复,叶诗诗又喊了一句“我在问你话呢,听到没有?”

陈凡将视线从女人的事业线上移走,淡淡道“这里没有什么死变态,你呼叫的用户可能不再服务区。”

叶诗诗面色一凛,缓缓睁开眼睛,见到陈凡一直盯着她看,精致的面容上仿佛结了一层冰,冷声道“你就是陈凡?”

叶诗诗柳眉微蹙,尽显高傲道“我是叶诗诗!”

陈凡依旧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道“知道。”

虽然陈凡对这种冰山美人毫无抵抗力,可是想到叶家姐妹对其无形的羞辱后,陈凡立刻安耐住心中的悸动,如果此时表现的太过热情,以后准保会被叶家的女人骑在头上。

叶诗诗感受到陈凡身上冰冷的态度,脸色愈发难看,还没有哪个男人见了她会对她如此冷淡,强忍住心头的怒火道“陈家不是想和叶家联姻吗,好...我嫁给你!”

陈凡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,戏谑道“叶大小姐,你好像搞错了,是你们叶家要与我们陈家联姻,而且条件是叶家两位千金任意让我选择。”

叶诗诗面色一凛,眉间如聚霜雪,冷冷开口道“我说了我会嫁给你。”

陈凡望着叶诗诗一脸口是心非的样子,直接上前一步,将叶诗诗壁咚在墙上,扬着嘴角道“不是你想嫁就能嫁我,要看我想不想娶你!”

叶诗诗想要挣脱,却被陈凡紧紧攥住双手,一双水杏眼中流露出淡淡的厌恶,咬着嘴唇道“无耻!”

本来她从叶泰斗的口中听闻对陈凡的描述,还对陈凡存有一丝幻想,可是随着她进入这个房间后发生的事情,她那仅存的一丝幻想也如泡沫般破碎,剩下的只有满腔愤怒。

陈凡望着距离他仅有几公分的红唇,戏谑道“怎么,想用你的嘴,勾引我的第三条腿吗?”

叶诗诗简直快要被陈凡无赖的样子逼疯,仅存的一丝理智让其耐着性子继续和陈凡理论道“你觉得这种被人摆布的婚姻有意思吗,现在是二十一世纪,不是过去的封建社会,难道你就愿意自己的人生成为这场婚姻的牺牲品吗?”

陈凡冷冷一笑道“别跟我聊人生,跟我聊生人吧!”

叶诗诗已经彻底放弃了对陈凡说教,紧张的朝着陈凡那只不安分的手望去,颤声道“你想干嘛?”

陈凡露出一丝浅笑,故意吓唬叶诗诗道“你不是想嫁给我吗,反正有些事情早晚都要做,我这人什么事都喜欢赶早不赶晚。”

话音落下,陈凡的手准确无误的朝着快要崩开的鸾峰一路而去。

就在陈凡的手触碰到叶诗诗衬衫扣子的一瞬间,突然从外面冲进来一个娇俏的身影,扯着陈凡的肩膀用力向后一拽,嘴中气鼓鼓的喊道“臭流氓,放开我姐!”

陈凡本意是想吓唬一下叶诗诗,让叶家的女人知道陈家的男人不是好惹的,却因为被人从后面一拽,手上突然发力,叶诗诗的扣子竟然直接崩掉,露出一片花枝乱颤的景色。

查看全文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男频人气榜

女频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