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! 手机版

首页玄幻 → 余情未暖只等你小说

余情未暖只等你小说

更新中 免费

陈明杰结婚之前曾对我发誓,这辈子只爱我一个人,我拼了命地去救他,恨不得把心掏给他。到头来,他却轻飘飘地说了一句,“离婚吧。” 宋海闻是我不敢奢望的人,他说什么都云淡风轻,“我不懂得怎么去爱人,我也不爱你。但我要你在我身边,一刻都不能离。” 我知道冷静内敛如他,只是把我当做替代品,但在他说“我要结婚了”的那一刻,我还是崩溃了…… 如果没有发生那么多悲伤故事,你还有没有多余的心情来爱我?

更新:2021/01/19

在线阅读

遇见宋海闻的那天,安城下了很大的雨,医院接连下了三张病危通知书,婆婆急的团团转。

而我,在酒吧里拼了命地喝酒。

一瓶洋酒两万块,能拿五百元提成,我头昏脑涨地瞄了一眼桌上花花绿绿的酒瓶,心已经麻木了。

酒入愁肠愁更愁。

我深知喝再多的酒,也顶不住医院一天近万元的医药费。今天下午,主治医师一脸严肃地让我决定拿方案,婆婆尖锐的声音犹在耳边:“颜颜,明杰是因为救你才被车撞的,你是大学生,你赚到钱,你必须要负责!我二十几年的心血都在他的身上,你必须还我一个健健康康的儿子!”

手术费二十万元,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然后,我就上了宋海闻的车。宋海闻是宋氏集团的太子爷,听说刚从国外念书回来,应该是很有钱的那种人。

他的司机开车,将我们带到了郊外的别墅。

别墅内装修豪华,保姆阿姨见到我们立即去准备醒酒茶。我费劲地将醉得七荤八素的宋海闻扶到了他的房间里,想着包里的水果刀,内心煎熬无比。

今晚是最后期限了。我告诉自己,不管怎么做,一定要拿到钱。我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。

“会按摩吗?”他躺在床上翻了个身,右手手指揉着眉头,看上去很难受。

空气中有一瞬间的安静。

“会,会。”我立即松开了包里的水果刀,颤巍巍地走到他跟前。

他趴在床上,眼睛紧闭着,看似很憔悴。我胆战心惊地坐上床,伸出手帮他捏后颈。

他的身量极高,骨骼很大。温热的皮肤,摸上去就像玉石一样,但要给他按摩还需要很用力。

“就这样,再用点力。”他似乎很舒服,表情渐渐舒缓了,不一会便没了声音,像是睡着了。

空气里弥漫着酒味……

我知道自己是在犯罪……但酒壮怂人胆,我深吸了一口气坐到他身上,然后飞快地拿出水果刀架住他的脖子,端起醒酒茶狠狠地泼在他脸上。

“噗……”醒酒茶的效果还不错。身下的男人醒了,用力地咳嗽着。

“别乱动,小心你的性命。”我动了一下刀子,故作凶狠地警告他。

茶水将床品浸湿,还有软软的枸杞贴在他额头上。他抹了一把脸,咳了好一阵才喘平了气,然后没好气地问:“颜小姐,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?”

“宋少爷,我知道你有钱。借借我二十万,我就放了你。”我紧张到结巴,恨不得以全身的力气压制他,生怕他反击我。

他一愣,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笑得全身都在抖,“哈哈哈,你以为我人傻钱多么,我还没对你做什么,就漫天要价。不怕我报警?”

我怕,我当然怕。

但如若有一条生路,我也不会选择这样。

“我可以写借条。如果你想报警,尽管去报,我就跟警察说你非礼我。到时候看警察相信谁!”这是我内心真实的想法,我只是想要钱,但并不想犯罪,更不想杀人。

人啊,就是这么痛苦又矛盾。

“就你这个态度,还拿着刀,确定是问我借钱?”他不知道哪里来了一股劲,一只手拦住我的刀,一个翻身便将我按在了床上,眼里满是挑衅。

天旋地转。下一秒,我才发现全身都被压得死死的,动弹不得。

他刚刚是真醉,还是假醉?

吐息间的酒气是真的,可我从未见过喝醉了还这么清醒的男人!

手里的水果刀压根发挥不了作用。我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放大的脸,他的气息很快将我笼罩……

毫无疑问,在男女力量对峙的时候,男人的力气比女人要大得多。

我内心慌得一比,却要装作久经情场的样子,假笑着看他,“风月女子一点朱唇万人尝尝,只要您不嫌脏,尽管放马过来。”

“放马过来?可以啊,想不到颜小姐已经这么迫不及待了。”男人自说自话。他桀骜不驯的脸上表情放浪,单手过来解开我衬衣上的扣子。

他是来真的?我慌了,大喊了一声:“万一传染了什么病,可别怨我!”

“别激我。”他一双丹凤眼似笑非笑看着我,修长的手离开了我的衣襟,轻巧地握住我的脖颈,目光骤然转冷。威胁的声音如寒风吹过我的耳侧:“我不是什么好人,但也绝不是什么正人君子。今天,是你先挑衅我的。”

“你放开……”

“咚”的一声,我手腕吃痛,水果刀掉落在柔软的地毯上。

“不长记性。我说过,别激我。”肺部的空气越来越稀薄,呼吸变得困难无比,冰冷的声音在我耳边渐远,眼前米色的天花板渐渐变成纯黑……

要死了么?

我无奈地闭上眼睛,等待那一刻的到来。

可就在这时候,我的脖子猛然被松开了。空气进入肺部,呛得生疼。

死亡的感觉,真可怕。

我想逃,可他宽大的身躯压制着我。我别过头不敢跟他对视,只觉得唇瓣被粗粝的手指腹狠狠抹了一下。

“这样的颜色才好看。”他侵略而上。

这瞬间,我感觉大脑都空了,呆滞地望着他,木然地感受着他的亲吻,连推开的欲望都没有。

跟他出来是我自愿的,我自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……

就把他当做明杰吧……

明杰是我的丈夫,我们恋爱四年,结婚半年。本以为结婚后,我们会幸福一辈子,可是他却为了救我出了车祸,躺在重症监护室里迟迟没能醒来。筹不到手术费,他就要彻底地变成植物人了。

眼泪从眼睛里迸射出来,滚烫地渗入发丝。到此刻我才知道,我曾幻想的那些未来,通通不会到来。

我无比痛恨自己的无能,更痛恨当初被车撞的那个人为何不是我,为什么命运要让我承受这种煎熬。

宋海闻毛茸茸的头发扎得我脖子痒痒麻麻的,正当我纠紧了被单害怕接下来狂风暴雨的时候,耳边忽然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……

他睡着了?

我看不清他的脸,僵住了身体不敢动弹。

黑夜漫长得像冬日里的冰河,六个多小时过去,东方才渐渐露出鱼肚白。

我扛着疲惫的眼皮不敢睡着,以前一直觉得只要肯努力生活一定有希望,所以拼命赚钱,希望有朝一日明杰能醒过来。现在才发现哪有什么希望?没有钱,什么都谈不上。

手机闹铃将我的思绪拉回现实。

八点半医生查房,九点会诊,而从这里坐公交到市区,至少要两个小时。

我猛然一惊,将身上熟睡的男人推到一边,拎着包夺门而出。

查看全文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男频人气榜

女频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