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网! 手机版

首页穿越 → 世子夫人很傲娇小说

世子夫人很傲娇小说

完本 免费

现代古风美妆大师梅若华一跤摔成了被丈夫休下堂的弃妇,身无分文、举目无亲,肚子里还莫名揣上了一枚嗷嗷待哺的小包子。除了附赠一副花容月貌,一手牌简直糟到不能更糟!没办法,幸好有一技之长,看我做脂粉、调香露,用美妆走出一条通天大道,谋划一场盛妆惊华!额,前夫申请重新追求的权利?唉,今天要帮皇后美容,明天要担当花魁评委,后天还要跟风流王爷约会,没空没空啊~小包子沉重叹气:“爹爹,看来你要走的路还很长!”

更新:2021/01/22

在线阅读

第一章 被休弃的世子夫人

冬日,白雪皑皑。

靖国公世子住的清澜院中,不断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,叫外面的下人心惊胆战。

烧了地龙的房间里,一地凌乱衣衫,满室旖旎气味,可床边,却跪了个瑟瑟发抖的女子,正是世子夫人梅若华。

“敛哥哥,我真的知道错了,你不要赶我出府,我出了国公府无处可去......”梅若华身上只披了一件单薄衣衫,身上刻骨的痕迹若隐若现,她本就生得美貌,这般楚楚可怜,便是铁石心肠都成绕指柔。

可偏生秦敛幽暗的眼底只闪过一抹浓重的厌恶,他动作利落地穿好衣衫,声音冰寒道:“你若安分守己,我秦家不介意多养一个闲人,毕竟你爹是为救我父亲而死,可你不该如此鲜廉寡耻!”

梅若华哭得不成人样,上前紧紧抱住了秦敛有力结实的腿,哭诉道:“秦哥哥,我错了,我不该给你吃了那些龌鹾东西,可是你既娶了我,为何迟迟不与我圆房?我只是想和你做实在的夫妻,怎么就鲜廉寡耻了?”

秦敛眼底怒意更重,动作粗暴嫌恶地一把推开了梅若华,声音愈发冷漠:“事到临头,竟然还装可怜,我国公府念在你爹的恩情,破格让你一个白身之女做了太子妃,你竟企图混淆我秦家血脉,实在是忘恩负义,令人不齿!”

“秦哥哥,你,你说什么?”梅若华却是不懂了,瞪大泪眼看着秦敛。

然而秦敛不欲多看她一眼,裹带着浑身肃冷怒气出去了,不多时,便有一个婆子进了门,手里端了一碗黑乎乎的药汤,让梅若华喝下去。

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梅若华惊恐万分,心里早已肠子都悔青了,她真不该一时鬼迷心窍,想着给他下药圆房的!秦敛就是个杀神,她不该招惹他的!

“这是绝子汤,世子爷说你这般品行,不配孕育秦家子嗣,若想继续留在国公府,就喝了它。”婆子鄙夷地看了梅若华一眼,冷冰冰道。

是绝子汤,不是避子汤,她不过给他下了一点情药,他却要她此生绝子!她是秦家明媒正娶的世子夫人,又不是他的通房侍妾!他怎么敢?

梅若华自是不依,将那汤药狠狠拂在地上,又气又怒,咬着牙道:“我不喝!秦敛他欺人太甚!让他来给我说理,我一个堂堂世子夫人,如何要喝这没阴德的东西!”

婆子只好去禀报了,梅若华穿好了衣裳,只觉得越发委屈了,自己爹是靖国公府的救命恩人,可靖国公府却这般羞辱她!

秦敛本就在书房,听了婆子的话,狠狠甩掉了手中的笔,便带着府医去了清澜院。

梅若华虽然满腹怒气,但看到冷峻严肃的秦敛,却还是不由得心里发咻。

“王大夫,给她把脉。”秦敛冷冰冰地吩咐道,目光寒凉地顿在梅若华身上,眸中似乎带着冰渣子一般。

梅若华不明所以,却还是由着那王大夫替自己把脉,谁料,那王大夫反复了两次,竟说道:“夫人确实怀孕一月有余了。”

什么?她明明是昨晚才和秦敛圆的房?怎么会有孕一个月余?这该死的庸医!

“秦哥哥,我没有!”梅若华整个人如遭雷击,大叫道。

“你还想抵赖?前些日子你的丫鬟去买安胎药被我的侍卫发现,我本想等你坦白送你一纸休书的,岂料你胆大包天,竟然算计于我?想将腹中野种栽在我头上?梅若华,你既然不肯喝绝子汤,那我国公府是留你不得了,这是休书与五千两银票,你去寻你的情郎吧!”秦敛将休书和银票拍在桌面上,神色如冰,“清风明月,将她赶出府去!”

梅若华有苦难言,衣着单薄地被扔出了靖国公府。

她怎么会有有身孕?不可能的!她昨夜明明还落了红的!但是秦敛是说一不二的人,便是自己哭破了嗓子,他也听不进半句的,奈何国公爷和国公夫人又回了老家祭祖......只能先寻个地方落脚,等国公爷回来再解释了。

梅若华是乡下来的孤女,无处可去,在京都只有一个好友,便是宁安伯府的三小姐温雪姝。

宁安伯府家规深严,温雪姝轻易不能出门,她们见面,都是温雪姝上国公府,或者约在外面的茶楼。梅若华给了银子让茶楼的伙计去传唤,温雪姝不多时就过来了。

一见好友,梅若华又开始掉眼泪了 :“雪姝,我按你说的给秦哥哥下了药,他大发雷霆,竟说我有了野种,给了我休书赶了我离府,我该如何是好?”

温雪姝喜形于色,哈哈大笑道:“什么?世子当真休了你?太好了!”

“雪姝,我秦哥哥休了我,你为何这般高兴?”梅若华一根筋地看着温雪姝,还看不透。

“我为什么高兴?当然是因为休了你,我就有机会做世子夫人了!你这个乡下来的蠢女人,你以为我真稀罕与你做朋友?若不是为了多见世子一面,你这种土包子,便是给我提鞋都不配!你想知道为什么你会怀孕吗?你不是很喜爱我做的玫瑰糕吗?蠢货!”温雪姝完全卸下了往日温柔良善的模样,狰狞地笑着。

梅若华如坠冰窟,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交心三年的好友。

原来,一切都是骗局!

“来人,将她打晕,晚上卖掉,卖去窑子里,得的钱你们分了吧。”温雪姝拍拍手掌,梅若华还没有反应过来,便被两个家丁捂住了口鼻,拖进了内室。

不行,她不要被卖进窑子!在那种地方活着不如死了算!反正秦哥哥已经休了她,她又失了身子,活着也没什么念头了!

梅若华忽然狠狠地咬了一口捂着自己的那个人,猛地推开了窗子,决绝地跳了下去。

“三小姐,她跳河了!”家丁赶紧向温雪姝禀告。

“蠢货!两个人都拿不住一个女人!竟然跳河了,这冰天雪地的,外面那河深不可测,她又不谙水性,倒是死得痛快了!”温雪姝冷冷地望着外面的大河,恶狠狠道。

再说梅若华落到水里,漂流了一段时间,本该早就死透了,可她却活下来了,但内里的灵魂却换成了来自二十一世纪,同样因为意外溺水而亡的美妆大师梅若华。

来自现代的梅若华梳理了一遍原主的记忆,再次感叹道,真是防火防盗防闺蜜啊,成亲有风险,交友更需谨慎啊!

查看全文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男频人气榜

女频人气榜